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希腊债务危机:中国惶恐、忍耐与狡诈


  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股市不稳的背景下,中国大举推动一带一路战略,而在一带一路战略中至关重要的希腊却陷入危机,给中国的战略带来风险。
  美国彭博社刊登题为《希腊在徘徊,为什中国需要一个强势欧元》(Why China Wants a Strong Euro as Greece Teeters)的文章,中国的投资正在涌入欧洲。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本周访问布鲁塞尔时,呼吁一个更加强势的欧元,一个统一的欧洲,而该地区此时正在经历希腊债务危机。
  从塞浦路斯到瑞典,以及中间的所有地区,中国的公司正在前所未有地收购欧洲资产。中国的企业巨头的兴趣正从买入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国家,转向发达的经济体,因此欧洲越来越吸引它们。
  研究中国投资的调研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经济学家哈内曼(Thilo Hanemann)和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胡谧空(Mikko Huotari)称,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中国资本的新时代。
  中国的资金的涌入对欧洲的政治家们带来挑战,因为他们要在获得急需的资金和批评中国政治体制之间取得平衡。投资热将会成为欧洲领导人应对中国资本新时代的第一轮考验。
  英国广播公司(BBC)则刊登题为《中国带着焦急、战略耐心以及狡诈关注着希腊》(China watches Greece with dismay, patience and cunning)的文章称,去年李克强访问了雅典,今年访问了布鲁塞尔。欧盟是中国最大的投资伙伴,李克强总理一年访问欧盟两次。
  文章还称,虽然李克强说,中国准备好在希腊危机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但是北京确实带着焦虑、战略性耐心以及狡诈等复杂的心情注视着雅典事态的发展。
  文章还说,中国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中国正在努力保持国内经济稳定增长,而中国近日的股市波动性非常大,欧元区的不确定性将会给中国带来很多的损失。中国是希腊基础设施、欧元债券以及欧洲整个经济的主要投资者。希腊现在令北京人心惶惶,正如它让布鲁塞尔不安一样。
  在谈及中国的战略耐心时,文章还说,中国对欧亚大陆的愿景是它的“一带一路”战略。而希腊在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很重要,因为它是中国通往欧洲的南大门。
  在谈及中国的狡诈时,文章说,在中国和希腊都有一个真理“永远不要让一个好的危机白白浪费了”(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一些观察人士已经表示,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为中国提供机会抄底希腊的资产,从而大大推进自己的战略议程。
  借钱给雅典?虽然李克强从比利时一路笑到法国,但是他私下还是会仔细地分析得失的。
  希腊债务危机之争愈演愈烈。在提议就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改革换现金”协议举行全民公决之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又明确表示,希望民众在公投中对国际债权人的救助协议说“不”。而欧盟国家领导人则向希腊民众发出警告说,如果他们在7月5日的全民公投中否决债权人提出的建议,这将意味着希腊退出欧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