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台上伟光正台下贪腐淫 官场裂变逼急习近平


虽然自周永康东窗事发后,作为这位政法沙皇老下属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就不断遭遇下台传言的裹挟,但是待到确凿的消息经由中纪委布告天下,还是令很多人倍感意外。而且与“意外”同时到来的,还有其与引发“计划”之变的那场车祸牵扯不清的关系。

更为诡异的是,就在被拉入黑名单的当天上午,周本顺还在列坐主席台出席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主持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还出现在河北省委机关报《河北日报》的头版头条上演亲民戏码。然仅数小时之隔,这位首个在任上落马的省委书记便褪去了所有光环,新闻联播镜头不再,机关报电子版紧急撤下报道,河北省委也迅速划清界限表态“坚决拥护中央决定”。

自此,台上伟光正、台下贪腐淫的周本顺,及其作为参照系所折射出的中国官场裂变之态,终于赤裸裸呈现于广场中央。吸睛程度乃至现实指数,丝毫不逊色于吴趼人在《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勾画的鬼蜮世界。

此前,周永康背后的秘书帮,包括专职秘书郭永祥、冀文林、李华林、沈定成、余刚以及警卫秘书谈红在内,已经悉数落网,无一幸免。而周本顺今次被查,成了唯一落马时间晚于“主子”的秘书。与秘书帮其他成员落马相比戏剧性更胜一筹的,莫过于周本顺从“峰顶”跌落“谷底”的间隔时间之短。就在中纪委宣布周本顺接受调查的当天上午,其还列坐在主席台参加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工作推进会议,当天出版的河北省委机关报《河北日报》还刊登了其在秦皇岛市北戴河区调研的消息。仅数小时之隔,中央纪委便在官方网站公布了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依次判断,周本顺极有可能是在会后直接被带走调查的。而包括新华社、《河北日报》在内的喉舌媒体对此也一无所知。


从时间线来看,中央在大刀阔斧布局剪周永康裙边时期,恰恰是周本顺仕途升迁的黄金期。2012年12月5日,李春城在四川省委副书记任上被调查,拉开了周案序幕。2013年3月20日,周本顺从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位置空降河北担任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2014年8月,多维新闻率先报道周永康被立案调查的消息。紧随其后,周永康昔日秘书帮、石油帮、政法帮接连沦陷,陆媒报道尺度一再扩大。然蹊跷的是,身为周永康的贴身秘书,周本顺不仅平稳闯关,甚至在2014年1月12日顺利当选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涉周案不浅且与卷入令计划案,周本顺何以摆脱政治泥潭继续扶摇直上?不得不说,一向明哲保身低调行事的周本顺,对于中国官场屡试不爽的表态政治学熟捻于心。所以眼看着周永康裙边被悉数剪掉,为了化解政治过关的焦虑,抱持着闯关念头的周本顺便果断采取了划清界限的做法。据《河北日报》2014年12月5日报道,周永康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后,河北省委专门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审查情况和处理决定的通报。周本顺在会上明确表示,周永康的问题触目惊心、令人震惊,性质极为严重,影响极为恶劣。中央对周永康作出处理决定,是非常及时、完全正确的。

除了把脉中南海适时表忠心外,周本顺爬模滚打官场多年练就的“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的功夫,也为延长其政治生命增加了有力筹码。台上的周本顺,每年的3月23日都要去西柏坡重温“赶考”精神,考察调研始终一副亲民形象,在当局反腐大潮涌动时适时阐释“河边走不湿鞋”的定力;台下的周本顺,与周永康、令计划合流,建立攻守同盟,至于是否步“主子”后尘大搞通奸仍待官方权威消息。

也正是因为有此“内功”,在2013年9月那场习近平亲自坐镇的民主生活会上,周本顺与他带领的班子成员都能一边红脸出汗一边隔靴搔痒自我保全。讽刺的是,参与那场形式大于内容的“批斗会”的河北省委主要成员,已经有三人落马。河北也因此成为仅次于山西的第二大省委常委落马省份,不过从分量来看后者依然难望前者项背。

事实上,台上伟光正、台下贪腐淫,周本顺之分裂早已成为多数官员双重人格的缩影。而这,由来已久且早已被贴上了中国特色标签。《后汉书•文苑传》载有东汉灵帝时名士赵壹的《刺世疾邪赋》,全文不过四百余字字,其中对于舐痔拍马的谄佞和掌握大权的执政宦官,以及昏庸皇帝极端腐败政局的描摹,字字警语,读来令人冷汗涔涔。“于兹迄今,情伪万方。佞诌日炽,刚克消亡。舐痔结驷,正色徒行。妪竬名势,抚拍豪强。偃蹇反俗,立致咎殃。捷慑逐物,日富月昌。浑然同惑,孰温孰凉?邪夫显进,直士幽藏。”

及至当下,新华社资深记者乔云华在《地狱门前与李真生前对话实录》一书中,也曾详尽披露了以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为代表的中国官员的典型双重人格——面对公众,他大讲“慎独、慎初、慎微”;私下里,在娱乐场所找小姐、泡情人。早前落马的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也曾被舆论称之为“满嘴马列,满腹盗娼”的典型代表。至于已经落马的为数众多的高官,上至常委级的周永康,下至不具名的一众苍蝇,无一不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

面对人格分裂程度日甚的官员,北京究竟该怎么办?显然,身为中纪委一把手的王岐山已经意识到了形势所变、问题所在。今年5月底始,中央纪委监察部陆续在官方网站刊发专题报道,并如是剖析当下的反腐败斗争形势——当前,“四风”问题趋于隐蔽、转入“地下”,而且花样翻新;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现象普遍存在,执行党规党纪失之于太松,松到破了底线;一些党员干部仍然不收敛不收手,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线索还在增多。有鉴于此,纪律审查不能大水漫灌、水过地皮湿,不能像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是哪儿;不能根据自己掌握的问题线索,哪个容易就先查哪个;也不能跟着感觉走,满脑子都是线索和案件,失去了对全局的判断和把握。必须突出重点,形成足够震慑。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习近平在“8•19”讲话中针对宣传工作的表态,放在反腐问题上,未尝不可。面对如韭菜般一茬接一茬的双面官员,意欲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中共确实需要适时调整节奏和方向,如若一味地固步自封继续走以往的整党吏治的老路,恐将不得不自食“周本顺们”肆意横行招致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