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苏赓哲:另一种二战史观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海峡两岸政府均有高调纪念活动。他们称之为「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不过,高调不等于同调,台湾国民党人,尤其一些在世老军人,声称国民政府才是抗战主力,应该拥有抗战话语权。这当然是事实,只要读读谢幼田引用中共文献所著《中共壮大之谜》,自可知道中共在抗日期间根本没有打过大规模硬仗,只是借抗战扩大自己的实力,甚至和日本交换对国民党情报,所以在抗战后立即能夺取政权,他们是假抗日、真自肥。

一直以来,还有另一种二战史观被压抑着,近一二十年才随着政局变化逐渐明朗化。这就是不少台湾人的史观,他们认为台湾人民在日治时期是日籍台湾人,老一辈台湾人移民到加拿大或美国,甚至自称是日裔加拿大人或日裔美国人。这种台湾人既然有如此身分认同,自然会站在日本人角度看二战,亦即站在中国敌对方看二战,这一来就不是抗日战争,也就没有抗战胜利的七十周年纪念,而是战败七十周年,或终战七十周年了。我想,一定会有中国人骂他们贱骨头,明明是战胜国国民,偏要站到战败国那边去。然而,这不是利害关系的考量,而是决定于他们对日本的感情。这种感情,不少香港人有共鸣。

香港本土派(Vic:顶多只能说是「部分」本土派)对英国殖民者的依恋,尤过于台湾人之恋日。他们持有BNO英国海外国民护照(日本没有给台湾人类似身分),在游行示威或其他政治场合打出龙狮旗(台湾除「二二八」事件短暂时期出现太阳旗外,现在再亲日的人也没有这举动),最近,更出版了《论归英:回到英治时代》,宗旨是先寻求英治再独立,如果未能如愿,就先独立再要求加入英联邦(也许我孤陋寡闻,台湾尚未有这类著作,也未闻重新作为日本殖民地的呼声。台独人士也没有独立后和日本合并的打算。其实,日本人再次统治台湾的兴趣,很可能比英国人再次统治香港大得多)。

很多人说,台湾人和香港这些依恋殖民地统治的人,是被殖民者洗了脑。可是,在日本殖民台湾时期,不少中国有识之士去台湾考察,回国后可没有说台湾人民饱受日本人蹂躏,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相反,他们都盛赞台湾比中国先进。梁启超应该是对台湾陷日抱着极大遗憾的人,他在1911年游台后说,日本人统治台湾的政绩「多有独到之处,应用最新之技术,万国所共称叹。吾又安能违心以诋之耶?吾国人又安可不虚心效之耶?​​」

1935年,日本人非常隆重在台湾举办「始政四十年纪念」活动,陈仪奉蒋介石之命率团赴台参观。陈仪对日本在台各项建设赞叹不已,更欣羡台湾人在日人统治下的幸福。回国后,出版《台湾视察报》,他因此被视为知台人物,战后奉派治台。然而「日本人行,不等于中国人必定也行」,陈仪很快就搞出「二二八」事件,伤痕至今未愈合。

同年,中国社会党领袖江亢虎乘船从厦门抵基隆,考察后就感觉「交通、教育、卫生、慈善,种种设施应有尽有。由厦到此,一水之隔,一夜之程,颇觉气象不同」。中国记者江慕云也说:「假如这五十年不是日本人在经营,而是我们在经营,恐怕基隆还没有成为现代化的港市。」名作家萧乾则认为:「中国在现代化上比台湾落后了半世纪。」

梁启超、陈仪等人都没有被日本人洗脑。那些台湾人甘愿站到战败者一边,不因为他们贱,而是因为他们懂得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