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希腊总理被虐待 欧高官堵门:协议不达成不准走


  在经过多伦马拉松式谈判后,欧元区领导人终于在本周一就希腊第三轮救助达成“全体一致”意见。但可能鲜有人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谈判中备受“虐待”,而且在谈判几乎破裂之际,是欧元区高官堵在门口高呼“协议不达成,谁都不准走”,才促成了最终的协议。

  据英国《金融时报》:
  到了布鲁塞尔当地周一早上6点,破晓前夕,希腊已经濒临退欧的边缘。
  在经历了长达14小时的痛苦谈判之后,希腊的齐普拉斯和德国的默克尔接近谈崩。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双方都继续不下去了。希腊退欧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当两人走到门口准备离开时,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挺身而出,把欧元区从疲劳和沮丧中挽救回来,阻止了历史性破裂的发生。
  他坚决地堵在门口:“很抱歉,(达不成协议)谁也不准离开这个房间。”
  双方对于希腊基金的规模和用途争执不下。默克尔坚持这500亿资金用于偿还希腊债务。而在齐普拉斯看来,500亿欧元相当于希腊全年国民收入的三分之一,放弃对这笔基金的控制权是希腊的耻辱。他希望基金的规模更小,而且其收益用于对希腊再投资。
  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讨论,双方最终达成了协议。
  事实上,上周末的最后谈判确实是旷日持久且极为艰难。华尔街见闻此前曾提到,欧元集团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 曾形容谈判“非常艰难”。
  他对记者们表示,“我们对希腊的改革方案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包括信誉和财政问题等,但讨论还没有结论……很艰难,但是工作仍在进行中。”
  而另一名与会者更是直言不讳:“谈判极其艰难,甚至很暴力。”
  除了希腊与德国,其他与会者之间也因为立场不同而一度剑拔弩张,整个谈判火药味十足。如坚持让希腊暂时退欧的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就怒喷IMF总裁拉加德:“你当我是傻子吗!?”IMF和法国在谈判中一直都扮演“和事佬”,力促德国和希腊互相妥协。
  到了后来,由于觉得德国的条件过于苛刻,法国开始力挺希腊。他事后告诉媒体:“德国给希腊施加了强大的压力。我也不同意德国的方案。”
  奥朗德在希腊基金问题上帮希腊说话:“没有什么比羞辱希腊更糟糕了。希腊不是要慈善援助,而是在寻求欧元区团结。”他还坚持要求将希腊暂时退欧的条款从最终文件中删除。
  在周六、周日两天未能达成协议之后,到了谈判的最后阶段,法国总统奥朗德直接把默克尔和齐普拉斯单独请到图斯克的办公室,专门讨论希腊基金问题。
  尽管整个谈判过程令所有人都身心俱疲,但大家显然对谁最“凄惨”颇有共识。
  一名峰会的欧元区高官表示:“他们简直是在当众虐待(crucify)齐普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