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习近平亲擒郭伯雄 "江狼"才尽天机泄露

  万万没想到,西北狼真的被射中,而且还是在距离“八一”建军节仅一天之隔的时间点。



  善于把脉中南海的观察人士,应该已经从官方消息出炉前看出了蛛丝马迹。因为就在当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重量级会议,除了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研究进一步推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工作以及设立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领导小组外,在新华社通稿的末尾还留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尾巴——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究竟“其他事项”为何?显然与会议的三大核心议程并无直接关联,料为人事变动。而从今年已经召开的数次政治局会议来看,“其他事项”里应有不小的彩蛋。7月20日召开政治局会议,令计划随后被宣布双开并移送司法,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被宣布落马;6月26日召开政治局会议,随后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和西藏自治区人大副主任乐大克被宣布落马;5月29日召开政治局会议,随后军方一炮双响,公布两位军以上干部案件查处情况;河北省委原常委梁滨、江苏省委原常委杨卫泽,也都是在政治局会议之后宣布被调查的……《北京青年报》当家评论员蔡方华旋即附议:不同的渠道的信息,却指向了同一个历史符号,很难说其中没有弦外之音。
  西北狼?庆亲王?还是始终负面传言缠身的温家宝?江泽民?就在公众还在因统战小组抓耳挠腮、因含糊其辞的“尾巴”苦思冥想之际,新华社通过法人微博不由分说地将所有谜底揭开。归结起来,官方给出的通报内容包含了三个层面:首先是结论,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其次是结论基于的事实,滥用职权、受贿犯罪;最后是一贯的透过现象看本质,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坚强意志云云。
  除以上三层外,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当局决定对郭伯雄组织调查的时间定格在了2015年4月9日。此时间点,距离郭伯雄之子郭正钢被调查仅一个月之隔,距离同为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病故尚不足一个月。而以决定调查到公之于众作为地盘,不仅刘少奇之子、现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面对“是否有更大军老虎”时“你懂得”的回答有了合理的解释,军方政协委员、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刘建“孩子没有教育好,父母难脱其咎”不是空穴来风,而且习近平在视察驻扎在吉林的第16集团军时第四次以徐才厚案作为反面教材,也变得有章可循。
  同样有章可循的,还有王岐山赴陕西调研的深层次用意,以及陕西省巡视组5月对郭伯雄三弟郭伯权所在民政厅的反馈意见。查出陕西省救灾中心违规挪用近九千万公款、厅级领导干部住房面积严重超标,并直指“党组领导班子的集体责任、党组主要负责人的第一责任落实不到位。”彼时,不仅《人民日报》发文痛批,中央电视台还特意在《焦点访谈》中道尽来龙去脉。而放在郭伯雄整个家族身上,所有的弦外音都大可以浓缩为一句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郭正钢就是最好的例子。在郭伯雄春风得意之际,这位少将可以说是坐着火箭往上飞,不仅任性得无以复加,而且即便有人上门追债喊着“郭正钢还钱”依然不为所动。待到当局决定调查郭伯雄,郭正钢随即虎落平阳,问题与斑驳一并被翻出暴晒。
  翻查历史就会发现,郭伯雄及徐才厚都是在1999年江泽民出任中央军委主席时成为中央军委委员,并先后在2002年和2004年以军方最高代表的身份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去年6月30日,徐才厚再也不能被称为同志,没有捱过党的生日;今年7月30日,建军节前,郭伯雄被开除党籍。上一届中央军委的两位副主席,一位为党祭旗,一位为军祭旗。”《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藉此得出的结论是——持‘打虎放缓’论者可以休矣。
  但在网络舆论场,哀叹声明显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为何哀叹?媒体人杨锦麟的担忧颇有代表性。“这支人民的军队,政令系统出了徐才厚,军令系统出了郭伯雄,联勤系统出了谷俊山。过去这两届军委主席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个腐败法,军队还是人民的吗?还打得了仗吗?真为共和国抹一把冷汗。幸好这些年只抗震救灾,没真打仗!”
  诸如此类的表达,在网络场域可谓一拾一箩筐。面对此情此景,中国军网第一时间将预备好的署名谢正平的评论员文章捧出,以抢占话语权和舆论阵地。因为形势之危机,目的之明确,故而军网评论用词之激烈,可谓百尺竿头。“郭伯雄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他当年身居庙堂之高、肩负领军之责,本应一心为公、严于律己,却把党和人民的重托抛诸脑后,将三军将士的期望撇在一边,利欲熏心、私欲膨胀,在诱惑面前腐化变质,打了败仗。其所作所为完全背离了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损害了党和人民军队的形象,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实在是党纪难容、国法难恕,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还不算。军网还尝试通过回应外界的疑问,来拉近与民众的距离。疑问:查了徐才厚,再查郭伯雄,会不会对全军上下震动太大了,对人民军队形象的损伤太深了,中央能不能下这个决心?回答:这种担忧显然低估了我们党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低估了党中央和习主席在全军官兵中的崇高威望,低估了人民子弟兵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自问自答后,谢正平还逐一列举了腐败分子肖玉璧、杀人犯黄克功、张子善、刘青山、红军师长余洒度、红四军参谋长龚楚、红军总政委的张国焘、“副统帅”林彪后得出结论——惩腐肃贪越坚决、越有力、越彻底,军队将越纯洁、越巩固、越强大。
  时隔不久,每逢大案要案公布之后如期而至的《人民日报》评论员再来增补“弹药”。就内容而言,文章试图回答困扰庙堂之高的执政者和江湖之远民众的几个关键问题:为何要坚定不移反腐?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也要得罪听党话、守规矩的广大党员干部,这是一笔再明白不过的民心账、政治账。会否只是运动式?坚决惩治腐败,不是权宜之计;查处腐败问题,也不搞“适可而止”。胶着之态何解?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一场输不起的攻坚战,越到紧要关头越不能“一篙松劲”,越是胶着状态越要持续发力。
  延续至次日,《解放军报》使用了薄熙来落马后最高党报同样的标题《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纵论郭伯雄。内容不外乎党纪面前没有特殊党员,国法面前没有特殊公民。无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没人能当“铁帽子王”。只要破坏法纪、践踏法治,就必然受到严惩。
  不同于纯正官媒的伟光正,财经网和财新网则分别以《“郭家军”揭秘》、《郭伯雄沉浮》为题,推出深度调查报道。前文将以郭伯雄为核心的郭家军翻了个底朝天;后者则以细节取胜历数军中腐败毒瘤。不得不说,在长篇起底方面,这两家财经类媒体着实占尽了先机。
  眼见有人翻出胡锦涛、郭伯雄、徐才厚之老照片,感叹前者所经历的被架空的十年;有人翻出神州七号载人航天飞机发射现场周永康、郭伯雄、令计划共同出现在央视新闻联播的镜头中,用以说明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有人负责刨祖坟,探访郭伯雄老家以便寻找出其成长为老虎的蛛丝马迹。所有的猜想和感叹,最终验证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箴言——当代中国社会,从上往下、从外往里看,景色迷人,莺歌燕舞,如日中天,“风景这边独好”;从下往上、从里至外看,破坏欲堕落百出,危机与混乱并存,“山雨欲来风满楼”。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