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热评:请勿打鸡血 忽悠中国超级牛市


  近来,中国股市上演了戏剧化的过山车式大起大落,堪称世所罕见的有中国特色的“猴市”。一时间,股民人心惶惶,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各种臆测和理论满天飞,则令人更加一头雾水,无所适从。
  在满目哀鸿遍野之中,中国大陆经济研究员吴裕彬(笔名“吴迪”)先生在BBC中文网发表了鸿文“ 股灾拯救了中国超级牛市”,的确标新立异且夺人眼球。按照吴先生自己的话说,此文“阅读量竟有85万之多,而全网不计其数的各种转发阅读量更破了300 万,让很多彻底绝望的股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不过笔者则认为,吴先生忽悠中国超级牛市,也许是本想善意地给心力衰竭的中国股市打一剂强心针,但极有可能变成一剂鸡血,并最终误国误民。诚如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先生一针见血地批评,“官媒煽动4000点只是牛市开始很不负责任。”
  吴先生乐观地预测,“中国超级牛市从去年8月开始,到2022年左右结束,保守估计有六年左右。”回顾历史,中国股市曾经历了八次大小牛市,当然也随即伴随着八次熊市。上一次牛市,从2008年10月至2009年8月历时约一年,沪指从1600多点涨到近3500点,涨幅超100%,我们姑且算这个一年翻倍的牛市是个大牛吧。那么,吴先生所谓的这个长达六年之久的超级牛市,到底又会牛成什么样呢?
  虽然吴先生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不过他认为,“美股这个超级牛市从1982年启动,在1987年遭遇历史上最血腥的暴跌,之后保持上涨,一直延续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长达18年,成为百年难得一见的超级牛市。”1982 年的道琼斯指数平均不足1000点,而2000年则高达近12000点,18年内涨幅超12倍。按此逻辑保守估计,中国这个六年的超级牛市至少应该涨幅超 4倍,去年8月沪指为2200多点,也就是说到2022年左右沪指至少能破9000点!多么诱人的一个大饼呀!
  虽然吴先生认为,“近期股灾之后,中国超级牛市的框架还在。”不过关键问题是,如何才能去实现这一超级牛市呢?
  吴先生在另一最新文章“股灾后呼唤‘习近平看跌期权’”中明确表示,“过去10年华尔街最大的套利工具,就是伯南克看跌期权(Bernanke Put),未来10年全世界金融机构(包括华尔街)最大的套利工具,就是习近平看跌期权(Xi Jinping Put)。这就是中国超级牛市理论的金融本质。”
  可惜的是,所谓“习近平看跌期权”,实质上是中国版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这个噱头并不靠谱!
  首先,看跌期权这个美联储的老花招,并非灵丹妙药,而且可能有严重的后遗症。1987年的美股股灾,造就了以降息降准为主要手段的格林斯潘看跌期权(Greenspan put)。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格林斯潘看跌期权已被广为诟病,因为它被认为是鼓励了激进的交易行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则批评,格林斯潘看跌期权让利润流入私人口袋,损失却由社会来承担,并滋生投机性泡沫,最终酿成金融危机。
  其次,看跌期权这个美国的舶来品,很难成为有中国特色股市的救命稻草。吴先生提出“习近平看跌期权”,而非“周小川看跌期权”,就已经揭示了中美两国国情大不相同。中国央行与美联储并不完全相同,“充其量就是个套利的投机工具”的中国股市则与美国股市大相径庭,而且中国股市在短期内都难以完全回归作为 “融资渠道”的本质。因此,看跌期权在成熟的美国股市所能产生的效应,未必能在中国股市奏效。
  最后,看跌期权也非促进中国经济和社会持久健康发展的良策。在中国股市长期脱离经济基本面和公司盈亏的“奇观”之下,即便看跌期权能鼓噪一个超级牛市,那也只会是一个巨大的泡沫而已。它既无益于中国实体经济的茁壮成长,也不会促进有效就业和普通民众的财富增长,反而最终可能会因泡沫爆裂而造成社会动荡。况且,那个超级牛市似乎并不靠谱,此次股灾若非中国政府强力干预救市,恐怕股市现已深陷熊市深渊,难以自拔。
  纵观世界,但凡金融大国的股市,至少总体上应该是理性、成熟和稳健的。中国股市距此还相差甚远,就连许多基本功都还没有准备充分,包括倡导全社会正确的投资理念,而非一夜暴富的赌徒心态;教育和提升散户的投资知识和能力;全面强化政府金融监管水平等。这些基础要件的完善,远比去鼓动一个超级牛市要重要的多。
  诚然,信心对于股市很重要,不过谨慎乐观方能行久致远。若只是通过画一个遥不可及的大饼,以刺激赌性已经很重的中国股民,去忽悠一个更大的“纸上富贵”的泡沫,新的灭顶之灾恐将在劫难逃,因为海市蜃楼终会破灭!(新加坡投资分析师 孙 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