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6日星期一

朝鲜金家小王朝的生存秘诀 — 不断清洗


海外《北韩新闻网》刊登俄国朝鲜问题学者、现居南韩的英文《韩国时报》专栏作家兰科夫博士( Andrei Nikolaevich Lankov )的文章说,金正恩的残暴超过了其父金正日、祖父金日成。他公开处决北韩武装力量部部长玄永哲大将就是一例。三年来,金正恩以血腥手段大肆清洗北韩党、政、军、警要员,规模超过乃父金正日,是从 1960 年代末其祖父金日成大清洗后所未见。

金日成时代的第一波清洗发生在 1953 年和 1955 年。金日成是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出身,后随抗联撤退到苏联,被编入苏联远东红军第 88 特别旅。他的“游击队派”在北韩建国初期党内四大派系中是力量最弱的,但得到苏联支持回国掌权。他首先清洗的是 1945 年前在国内坚持地下抗日斗争的“国内派”,其中包括朝鲜共产党创始人朴宪永等革命元老。这次清洗俨然是苏联 30 年代大清洗的翻版,“国内派”领导人被指控为叛徒和阴谋分子,经斯大林式审判后被处决。

第二波清洗发生在 1956 年至 1961 年,大规模清除了亲华的“延安派”和亲苏的“莫斯科派”头面人物。碍于北京和莫斯科的面子,这次清洗被视为“低调清洗”,所谓审判是秘密进行的,北韩出版物只字不提。 1967 年至 1968 年的清洗运动因“甲山事件”而闻名。与前几次清洗不同的是,这次的受害者差不多全是 1930 年代和 1940 年代初金日成的忠实部属。一般认为这些人的遭难,可能与反对金正日血统接班有关。这次清洗从未公开,只分别向党的干部做了传达,老百姓对遭难者的“罪行”和随后的命运所知不多。

1970 年代后,金日成停止了大规模清洗,但高级官员一旦失宠,就会神秘消失,不作任何公开宣布或解释。不过受难者较少被处决,而是被发配往农村接受“劳动再教育”。他们如老实接受改造,有相当大的机会返回平壤。这一清洗模式被金正日沿用。在他治下,许多官员失宠一段时间后东山再起。如其妹夫张成泽、亲信崔龙海在 2000 年代初期曾遭清洗,但后来又复出。但金正日也处决过个别大员,如党的农业书记和负责货币改革的官员等,借他们的人头掩饰施政的失败。

金正恩和其父金正日、祖父金日成相比,毫无疑问是一个喜欢乱开杀戒的独裁者。平壤的顶层精英远不如前数十年安全。今天的清洗部分恢复了 1950 年代金日成时代的传统,但偶然也会公开,如金正恩公开宣布处死姑父张成泽等。金正恩的清洗有自己怪异的风格:被清洗的大员要么被他视为危险人物,要么被认为是无用的或讨厌的人物。清洗成为数十年来北韩政治生活中固定不变的特质,只是方式有所变化。标准的独裁统治或绝对君主专制,越来越成为北韩政治的“常态”,法庭再次成为轻易杀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