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钮文新:美联储再玩“鬼把戏”


在我看,美联储会议纪要“泄密”,而且“泄密”得如此详尽,这不是“意外”,而是“把戏”。目的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换言之:鱼和熊掌要“兼得”。谁是鱼、谁是熊掌?“需要更多的资本立即流向美国”这是“鱼”,“不想为此过早加息”这就是“熊掌”。

周三,美联储发言人表示:美联储针对数年来最为糟糕的安全泄密事件展开调查。但我认为这只是虚晃一枪,因为这位发言人已经基本确信:会议纪要提前公之于众“纯属意外”。新加坡管理大学的Gennaro Bernile、胡剑锋和汤岳华对每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策即将发布前一段时间里的市场动态进行了分析,分析结果表明:“我们发现强有力的证据,证明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式发布前、消息封锁期内,已经有“知情交易”出现,与消息提前泄露情形相仿”。

分析认为,所谓“知情交易”实际就是在操作市场,而且“粗略”估算,“知情交易”每次基于利润在1400万美元至2.5亿美元之间。最为蹊跷的是:联储决策内容的细节是如何从“封闭室”跑进“某些交易室”的。的确,我坚信美联储的网络系统是全封闭运行的,至少应当是“全封闭运行”的。如果不是“有意外泄”,谁有胆量把内网和外网接通?

所以,我们可以认定是“故意行为”。那为什么需要这样的“故意行为”?如果仅仅是为了让个别交易商以此获利,这样的理解恐怕也太过简单了。而且,美联储胆敢公然违法,挑战全世界的商德之底线?我认为,可能性不大。所以,我的判断是:这是美联储在“用嘴加息”,把计划外泄,让全世界都相信美联储肯定要加息,所以“趁早去赶集”,于是全球资本向美国流动。

这一点似乎已经获得证实。亚洲和新兴经济体资本开始外逃,随之日本、香港、中国A股指数开始出现大幅下挫。而对A股而言,又恰逢一个重要的技术性调整的关口。我绝不相信,天下会有那么多恰合。那些把一切当成巧合的人,无非是想当鸵鸟罢了,至少是为自己的无能开脱责任。

为什么我总是对这样的事情充满戒备?两条:第一条是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资本争夺已经白热化了,尤其是对股权资本、实业资本的争夺,这是美国“再工业化、重塑制造业”变成国策之后的必然现象;第二条是因为我知道,道琼斯18000点的高度已经无以为继,尤其是美联储需要加息的过程中,美国必须劫持全球资本为之买单,它才可以平稳躲过另一场危机。

这不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吗?美国需求全球资本立即流向美国为其股市解困,并使市场保持极低的融资成本;适当加息最有效,但又担心加息立即引发股市崩盘,反而使“再工业化”进程中断。怎么办?用嘴加息,但不真加息;把方案泄露出去,让全球资本相信美联储早晚会加息,而流向美国提前布局。这就是“鬼把戏”,很小儿科的“鬼把戏”。尽管美联储说“彻查”,但最终一定不了了之。

又何止这点“鬼把戏”?现在美国能用的都用上了。在中国挑事儿,制造中国周边的军事紧张;把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责任推给中国,并制造中国股灾,并以此证明中国经济衰退;当然还有那些颠三倒四的各色报告,摧毁中国投资者信心等等,营造“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有人一定会说:你这样说有证据吗?这是废话。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等有了证据,人家希望的一切早已变成现实。所以我们需要反问的是:没有证据就不该堤防吗?

我认为,中国目前最大的金融风险是人。是那些不断劝导我们莫搞“阴谋论”人,是那些每天都在告诉我们无须设防的人,是那些总能把异常金融现象解释为“合理市况”的人,是那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