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楼忠福涉令计划案详情首披 调查近尾声


  令计划被查已逾半年,中共官方尚未公布案件细节,但大陆媒体从4月起已为令计划案热身不断。北京时间7月14日,陆媒无界新闻刊文首度曝光了原浙江广厦集团总裁楼忠福与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的非正常“生意往来”,并披露对楼忠福的调查已近尾声。对此,外界认为此或是令计划案将有定论之最新预兆。
  近期外界有传言称,中纪委将于一周内公布案件详情,并宣布把他移送司法,当局会以卖官、受贿及滥权等将其入罪。媒体此前就曾指出,目前官方尚未公布令计划妻子谷丽萍,及弟弟令完成的消息,迟迟未公布令案,或因取证不足、还处于调查阶段。且从时间点上看,在八月初的北戴河会议,以及十月份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前后,讨论或公布重大案件的可能性更大。

  楼忠福“政治献金”调查接近尾声

  楼忠福“赞助”谷丽萍
  在令计划被查后,其妻谷丽萍等亲属所掌控的系列公司浮出水面,其中有一家创办于2001年的“强势纵横集团”。该公司子公司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下称强势合力)在2002年曾与浙江广厦集团董事长楼忠福合资成立北京中青红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这家公司1,018万元的注册资金中,楼忠福以自然人身份出资1,000万元、强势合力以企业法人身份出资18万元,但是双方分红按照6:4的比例。2007年,该公司被注销。
  报道披露,这笔类似“政治献金”的捐助起因是楼忠福主办《青年时报》。2001年,广厦集团和共青团浙江省委合作组建浙江青年信息传播有限公司,共同主办《青年时报》。一位见证楼忠福办报的人士介绍,当年投资纸媒是新潮事物,不少企业家趋之若鹜。当时,楼忠福突然从建筑业高调杀入传媒业,毫无背景的广厦集团遭到各种主管部门一些刁难。
  楼忠福是金华东阳人。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楼忠福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的东阳籍老乡,斯鑫良在担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前,2001年4月到2001年6月曾短暂担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在宣传部长岗位上,因期限短,斯鑫良并未给楼忠福办报有大的帮助。上述捐助其实是到北京‘买’一张入行许可证,也有无奈的一面。”上述知情人士称。
  十多年后,楼忠福本人曾在2014年11月的一次公开露面中,轻描淡写回应这笔款项:这一合作实质是“赞助”谷丽萍的基金会,“支持青年人创业,自己只负责出钱,对公司具体开展业务并不过问。”
  2014年12月27日,原浙江广厦集团总裁楼忠福被中央纪委调查组带走。据报道,楼忠福正是因此“赞助”被“双规”。因楼忠福是党员,其组织关系一直在浙江金华,“双规”程序也颇为特别:是由金华和东阳方面的纪检部门出具“双规”手续,首次期限为一个月,后又延期;其人则为中央纪委带走。
  斯鑫良案未扩大伤口
  楼忠福被带走后,东阳政商两界一度陷入莫名的恐慌和兴奋之中。这些情绪既有多年被压抑的兴奋,也有一些楼忠福“盟友”的恐慌。在浙江官场,许多目光立即就集中到了已在浙江省政协副主席任上退休的斯鑫良身上。 “楼忠福出事后,斯鑫良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他们一条裤子很多年了。”浙江东阳一位建筑公司负责人称。
  2015年2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消息,原浙江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斯鑫良的儿子、挂职杭州市上城区副区长的斯力。数月后,2015 年6月1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斯鑫良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根据中央纪委通告,斯鑫良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由他人出资安排打高尔夫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他人通奸。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通告还提到,斯鑫良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调查后,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斯鑫良开除党籍处分。
  在斯鑫良的老家,很多东阳官场人士对中央纪委的通告猜测认为,从楼忠福被调查到火势蔓延,斯鑫良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所谓攻守同盟和转移赃款赃物,应在此期间进行。关于通告中“与他人通奸”的表述,在斯鑫良被查后,浙江官场传出有厅级女干部因斯鑫良案遭到调查。不过,据报道披露,她们现已平安着陆,转岗工作。
  报道还援引多个独立的信息源的消息透露,目前当局对楼忠福的调查已近尾声,斯鑫良案也尚未扩大伤口。此前,在斯鑫良被查后,有数名浙江厅级女干部曾被要求协助调查,不过现已平安着陆,换岗工作。
  大陆媒体频热身
  大陆媒体从4月起已为令计划案不断热身。4月20日,《人民日报》刊文指周永康令计划落马背后现家族式贪腐。 5月20日,《北京青年报》称陕西前首富吴一坚被协助调查,此人不仅和令计划为老乡,与令的妻子谷丽萍也有明显交集。到6月18日,大陆多家知名媒体在几小时内,先后以同样的新标题重发了2015年2月份官媒讨伐令计划的一篇旧文,指出令计划背后依附着兄弟妻子一堆人,拔出萝卜带出泥。
  7月6日,大陆《财经》杂志报道,令计划涉嫌收受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广西南宁原市委书记余远辉数千万元贿赂。余远辉主政梧州市期间,几名梧州市老板凑钱帮他向时任中办主任的令计划输送数千万元人民币,才使余远辉走上升官的快车道。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上,余远辉以市长身份当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
  目前,令计划被查已逾半年,中共官方尚未公布案件细节。近日有传言称,中纪委将于一周内公布案件详情,并宣布把他移送司法,当局会以卖官、受贿及滥权等将其入罪。对此,媒体曾指出,目前,官方尚未公布令计划妻子谷丽萍,及弟弟令完成的消息,迟迟未公布令案,或因取证不足、还处于调查阶段。且从时间点上看,在八月初的北戴河会议,以及十月份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前后,讨论或公布重大案件的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