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在希华人:希腊人非“无赖” 他们过得并不好


7月5日,希腊雅典,左翼联盟支持者、反对债权人改革计划的希腊选民庆祝公投结果 供图/IC


7 月5日,希腊约980万选民就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改革换资金”协议草案举行全民公决。希腊内政部6日凌晨公布的计票结果显示,反对者获胜。全部计票结果显示,反对协议草案者约占61.31%,支持者约占38.69%。希腊会退出欧元区吗?据外界分析,不论是雅典还是布鲁塞尔,向对方说“不”容易,说“退出”难。

“很少有希腊华人能够获得投票权”

6日,在雅典工作的中国人王先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公投当日,他在雅典南部的一个投票点看到,前来投票的人很多,现场还有一些挂着“是”标志的人以及散发写着“否”传单的人。王先生说,虽然听说有的投票现场发生口角,但他看到的投票点秩序较好。

王先生说,在宪法广场旁边的广场上,大屏幕中一直在直播投票情况,“反对的票数一直领先,而且在各省都超过了50%。”最后的结果出来后,投反对票的年轻人们在广场上欢呼、唱歌、跳舞。王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没有看到广场上有太多投赞成票的人在活动,“那些人基本以企业家为主,平时也很少参加大型集会。”

生活在萨洛尼卡的佟明(化名)说,他认识的一些希腊人对投什么票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他在经过市中心时看到政府所在党派成员在派发“否”的传单,以影响选民们的投票。佟明说,发传单的人看他是中国人,就没有发给他,“中国人很少有能够获得投票权的。”据北青报记者了解,只有在希腊拿到国籍的人才可以参与投票,这样的中国人非常少,他举例说,在一个120人左右规模的妇女团体中,只有两三人有国籍,而且华人并不热衷参与投票。

在雅典的刘凯(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希腊时间7月5日晚23点35分左右,反对的票数超过了60%,他听到传来放炮的声音。刘凯说,原以为公投结束会出现一些混乱,但是街上比想象的要平静得多,听说希腊政府已经提前做好预案,安排了便衣警察在街上巡逻。


“既然还不起,为何还要过紧缩的日子”


“这个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刘凯说,在债务占GDP比例已经高达177%的情况下,希腊政府、所有希腊人都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还得起债务了,“既然还不起,最终都要耍赖,为何还要过紧缩的日子?何况过去这些年的紧缩并没有效果。”

刘凯告诉北青报记者,大约在四五年以前,希腊已经按照欧盟的要求,削减了养老金、公务员工资,但是经济形势反而越来越差,这让希腊人难以再相信紧缩的作用。

佟明也对公投的结果表示理解,“如果我是希腊公民,我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谁会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呢?”佟明说,此前希腊政府已经将退休年龄由62岁延迟到 65岁,而且老人们也不会希望自己辛苦攒的退休金减少。希腊人的生活水平并不高,很多普通人每个月的工资只有450欧,合3000多人民币,这和德国 1000欧以上的工资是不能比的,这些钱除去房租等生活费外所剩无几,“如果继续提高税费的话,以希腊人目前的经济条件来看是承受不了的。”佟明说。

王先生则认为,选择“是”对希腊人只是饮鸩止渴,接下来的几代人都要过紧缩的日子,而选择“否”,可能会使银行陷入停滞,国家坠入深渊。希腊的失业者非常多,这些人觉得自己再差也就这样子了;此前一直实行的紧缩政策使税收上涨,企业和经济失去活力,无法提供就业机会,年轻人因为找不到工作非常反对这样的政策。

不认同希腊人“只知享受不懂努力”的说法


在采访中,当地的中国人普遍感到,和努力工作攒钱的中国人不同,以希腊为首的南欧国家的人们普遍比较“懒”,也不爱存钱。“这属于他们的文化吧,我说在我们公司工作,起步阶段要从早晨6点半工作到晚上11点,希腊人都不敢来,说我们的生活没意义。”刘凯说。

佟明告诉北青报记者,希腊的政府工作人员基本是早晨8点半到下午3点的工作节奏,再扣除中间吃饭时间,一天工作的时间可能就只剩下了四五个小时。零售业则是早晨9点开门,一周有三天下午5点就关门,另外三天营业到3点后休息两小时,再营业到晚上9点左右,周日全天休息。

当地的中国人称,这次公投结果可以折射出希腊人的个性,“他们确实不存钱,今晚有50欧,就都要花完”,“他们也会赖政府的账,比如招黑工的罚款,通常就不交了,政府为了鼓励交钱,一次交清的可以打折。”

但是,对公投后外界认为的希腊人“无赖”、“只知享受不懂努力”的说法,在希腊的中国人不能认同。

“说公务员生活悠闲是事实,但普通希腊人过得并不好。”王先生说,在二战之后,许多希腊家庭一直都没有住房,加入欧盟后开始买房买车,家庭负债很高,经济危机之后他们失业,还不上月供,房子也卖不掉,“中产阶级迅速沦为穷人,虽然每天是能喝咖啡,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们过得好。”王先生还告诉北青报记者,在银行贷款收紧的情况下,农民想贷款扩大再生产也很难,过着穷日子,他们的孩子也找不到工作。

佟明说,目前希腊的失业情况确实非常严重,他负责的中资公司其实只需要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却有牛津、剑桥留学回来的希腊人来应聘,还有研究生做着最普通的卖票业务。年轻人失业加重家庭负担,“就算是公务员,他们有2000欧元的月收入,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年纪都偏老,家里的孩子找不到工作,用这些钱养活一家四五口人,也是很难的。”

在希腊的中国人告诉记者,对于普通的希腊人,一个月七八百欧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的工资或者养老金,有些人要供四五百欧元的房租,有些人要替儿子养孩子,生活也十分不易。

解读

一带一路或能带动希腊经济两种可能的走向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张利华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希腊债务危机已经到了灾难性的时刻,希腊公投的结果非常不妙。她认为希腊公投后未来走向可能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日后谈判欧洲央行不接受希腊公投的“反对”结果,希腊就此被迫退出欧元区;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欧洲央行再做出让步,放宽对紧缩政策的要求。就看双方博弈的程度。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长得挺帅,但他是个缺乏经验的政客。他的心态是拿着希腊公投的结果当砝码再去跟欧元区谈判,意思是你看我们的民众都投反对票了,就不要再给我们压力和限制了,但你还得借我们钱,你不要给我们很多限制和压力。从齐普拉斯的主观意愿来看,他好像并不是真的想退出欧元区。从各种迹象来看,欧盟方面已经下定决心,不想继续借希腊钱了。至少德国默克尔总理、法国奥朗德总统已经做好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心理准备了。”张利华分析道。


西方各国态度不同

希腊的“合作伙伴”和欧盟其他国家以及美国又是如何看待此轮希腊债务危机的呢?

张利华称:“如果仔细分析,德国似乎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法国、荷兰他们还是想尽最大努力挽救,尽最大努力谈一谈,但也持有实在想退就退的观点。可以说,这些国家两方面准备已经做好了。但目前希腊总理拿着结果去跟欧洲央行要价,谈下来的可能性不大。若退出欧元区,对于希腊未必是坏事儿,但对于欧元区来说,主要是怕带来效仿效应,其他几个国家也效仿退出。但欧盟也不想轻易再出钱,可以说,这件事目前到了死胡同的状态。”

“英国并不是很积极渗入此事,可以说是冷眼旁观,因为英国不在欧元区,该国国内还有舆论希望退出欧盟,英国政客、财团希望欧元区解体,因为这样,英镑就成了强势货币。美国本意不希望欧元壮大,为维护美元霸主地位,一遇到金融危机,美国就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多印钞票,等于把全世界财富都拢到它那里去了。就希腊危机,德国默克尔总理会给奥巴马打电话,希望美国帮助,但美国不会给予实质性帮助,”张利华分析道,“此外,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的左翼政党上台后比较极端,对俄罗斯友好。希腊和俄罗斯都信奉东正教,有历史的渊源,他们反而和西欧国家不是特别对路。不过,俄罗斯虽然一向支持希腊,但俄罗斯无法提供资金支持他们。”

目前,有分析称,退出是一场灾难,但也有人说希腊退出欧元区后,自己发行货币,有了货币流通,各个企业、商店,国内经济就盘活了起来。但对外经济,希腊恐怕还是无法扭转困局。


目前中国和希腊贸易量不是很大

希腊相对封闭,不是很开放,希腊商人在国际上也不是很多。举个例子,很多橄榄油都是意大利品牌,事实上都产自希腊,意大利加工出售,挣很多钱。而产地国希腊却没有充分开发其附加价值。对于此轮危机,对于中国的影响,张利华认为:中国和希腊贸易不是特别多,希腊危机对中国影响有限。

如果希腊想发展经济,跟中国做买卖做贸易,对经济复苏还是有帮助。中国搞一带一路战略,希腊的地理位置是重要节点,若两国合作,对希腊经济是有带动作用的。但齐普拉斯没有心思想这个问题,他只是想借钱,拆了东墙补西墙,饮鸩止渴。中国已经买了不少欧债,其实已尽了力。

分析

欧盟会放任希腊退出欧元区吗?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公投前承诺只要结果为“NO”,他会在48小时内与债权人达成协议。但欧洲舆论普遍认为该预期显然太过乐观。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5日深夜宣布,应德国和法国领导人要求,欧元区成员国定于7日召开欧元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会议,讨论希腊问题。欧盟知名智库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主任贡特拉姆·沃尔夫说,既然退出欧元区代价巨大成为共识,尽管债权人因感觉到被要挟而不太情愿,但双方会开展新谈判。

欧盟领导人真的会放任希腊退出欧元区吗?专家一致认为,尽管希腊退出欧元区存在真实的可能性,但对希腊和整个欧元区来说“代价巨大”。

对于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意味着希腊政府将不得不靠印发新货币支付工资和养老金,从而引发货币贬值和恶性通货膨胀。格罗斯说,虽然出口占希腊国内生产总值的 30%,但大部分出口由石油和全球海运服务组成。而希腊并不是一个产油国,石油出口实际上是附加值很小的再出口,海运服务业也一般不雇佣希腊船员,因此几乎与国内经济没有联系。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格罗斯说,希腊的出口结构,也解释了为何前两轮救助没能拯救希腊,与工资和国内价格的调整无关,希腊人的工资水平已经下降了超过20%。此外,分析人士认为,资金外流和短缺,以及可能出现的希腊人大量移民他国将变成普遍的社会问题,影响希腊的同时还将影响欧盟其他成员国。希腊一直倚重的旅游业将受到政治和社会动荡的影响。

有分析人士称,希腊接下来的命运将掌握在欧洲中央银行手中。希腊银行业上周起因缺少流动性而实施资本管制。众所周知,没有一个经济体可以在银行业瘫痪的情况下正常运转。 据新华社


事实+

希腊的违约黑历史


希腊金融业的“黑历史”可谓“源远流长”,该国首次违约发生在公元前四世纪。当时,古希腊13座城邦向提洛寺借款,但是大多数城邦都没有信守还款的承诺,导致寺庙折损了80%的本金。公元前四世纪也恰恰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亚历山大大帝等伟人涌现的时代。

进入现代,希腊累计违约五次,但这只是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等“违约大户”一半的水平。1829年,希腊正在经历摆脱奥斯曼帝国的独立战争,发生了近代的首次违约。1843年,希腊停止偿还1832年获得的贷款。1860年,希腊再次违约,后来的18年间被国际市场孤立。18年后,希腊重新与国际市场对接,结果借款规模超过了可以承受的范围,政府在1893年决定停止还债。1932年,“大萧条”期间希腊再次违约。

自1830年独立以来,希腊几乎有一半时间(90年)都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