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做空中国”有点蚂蚁扛大象的味道


  A股政治化才是股市健康成熟的最大障碍
  从一开始本轮牛市在舆论上就被披上了“国家牛”、“改革牛”的黄袍到处张扬,形成巨大的黑洞般的“赚钱效应”势能。
  2014到2015期间,在中国经济处于深度调整前夜的严重不景气背景之下的A股震荡,是A股历史上最具戏剧性的一幕,也是群魔乱舞各种面目都粉墨登场的一幕,同时也是一向作为股市旁观者的本人最严密关切的一幕。期间,我不遗余力在地线上、线下劝阻散户进入股市;对于已经入市的,则苦口婆心劝他们见好就收,及时上岸。如此坚定不移,秉持的是我一贯“坚持大判断”的观点:A股的道德和法治基本面不在,除了作为圈钱工具之外,并不具备任何价值投资功能。而今,则连经济支撑的基本面也不存在。
  2015年6月中旬以来,A股行情骤涨急跌,6月股市从12日的最高5166.35点跌至7月3日(周五)的3686.92点,跌了1479.43 点,跌幅高达28.64%,离传统意义上30%股灾级的下跌也就一线之隔,约15万亿元市值灰飞烟灭,期间监管部门紧急采取多项措施极力安抚市场,“国” 字号企业纷纷入场,但都收效甚微。截止7月2日,A股这波下跌,跌幅超过50%的股票450只,除去停牌的股票,占比19.23%;跌幅超过40%的股票 1511只,占比64.6%;跌幅超过30%的股票1932只,占比82.6%。换句话说,只要没有离场,后期追涨的投资者几乎全军覆没。
  短短的三周时间,按照中登公司(截至6月26日)的期末持仓人数(5076.6万)计算,人均亏损近41.30万元。按照2014年全国人均年平均工资49969元计算,每人近三周约亏掉8年工资。
  在此背景下,7月4日、5日成为中国股市监管层和相关机构与人员通宵达旦连续加班日:
  7月4日晚,上交所和深交所共28家即将上市的企业同时发布暂缓IPO。其中已经进行了投资者申购的10家企业,网上申购资金7月6日解冻,网下申购资金7月6日退回。
  7月4日,21家证券公司召开会议,共同决定:以2015年6月底净资产15%出资,合计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股ETF;上证综指在4500点以下,在2015年7月3日余额基础上,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并择机增持。
  7月5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为维护股市稳定,中国人民银行将协助通过多种形式给予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流动性支持。
  在此背景下,7月6日周一沪指开盘暴涨7.8%,但半小时后就回落至2%。
  暴涨暴跌,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本轮牛市,在法治和道德基本面和过去相比完全不变、经济基本面又每况愈下的情形下发生,完全是政策与舆论盲动,以及人性贪婪合力的结果。或者更集中地说,是A股政治化的结果。从一开始,本轮牛市在舆论上就被披上了“国家牛”、“改革牛”的黄袍到处张扬,到处都是“侠之大者,为国接盘”的忽悠,配以场内场外超过4万亿元的巨大资金杠杆,一飞冲天,形成巨大的黑洞般的“赚钱效应”势能,1.2亿散户户头被瞬间吸纳进去,又极大地助推了牛市的虚胖。
  在此过程中,诚如胡舒立所言:“前期明确提示风险的专家学者,不仅未得到应有的基本尊重,却受到无端指责,被攻击为‘否定改革牛’的‘黑手’。这些论者无视一个基本事实:脱离基本面而主要受资金推动的上涨行情,本身就制造和积累着重大风险。真正须为投资者惨重损失负责的是那些妄言者。”
  A股政治化不仅忽悠了许多不明真相的散户抱着暴富心态入市,而且也埋下一旦暴跌面临的政治风险,有关部门甚至国有机构被迫一再违背市场规律入场救市,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大学名教授则要求中金公司将几十亿卖出的股票买回来!其不仅违背市场规律,扭曲了股票价格,也给了散户们不切实际的妄想,以为一切总有“国家队”来救,实际上任何人和机构都不可能是全能神。在此过程中,被“政治”绑架的股市不可能真正法治化,股民也不可能真正成长和成熟。
  A股政治化也撕裂了社会价值观和方法论。今年以来,我已经被屏蔽或屏蔽了两个大学同班同学的微信圈,一个是因为庆安事件,我反对当事警察开枪,他赞成。他屏蔽了我。另一个则是因为A股。一位平素私人感情尚好的同学(他是国家主义者,我则更倾向于个人主义),在我微信转发的一篇短文下面指责我是汉奸: “中国历来最不缺的就是汉奸!国家有困难时,我一介草民帮不上忙,但绝不会为了利益而添乱。”我只好把他屏蔽了。相看两相厌,还不如彼此看不见,相忘于江湖。伤心之余,我拿“久别就不再重逢,思维方式已形如陌路。世界那么大,唯同道可以一同远行。往前走吧,不要回头看。”“大道阻且长,我自有心光。人间多苦难,常因智不张。”来安慰自己。还好,也有友人对我说:“笃信我的朋友,这一轮都没陷进去,因为他们听我的:我告诉他们,大焕说不要炒。”
  A股政治化的结果,不仅一再要求突破法治进行救市的舆论呼声甚嚣尘上,外资“做空中国”的阴谋论也甚嚣尘上。网络舆论说,这是一场资本市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到了!
  这又是多么无知的逻辑啊!
  国际资本要想操纵中国股市,必须具备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资本项目没有外汇管制等基本条件。目前,虽然A股开通了沪港通,但总额度为3000亿元,每日额度为130亿元;港股通总额度为2500亿元,每日额度为105亿元。目前,除那些只能从事实业投资的国际资本(对人民币而言称为“经常项目”,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外资”)外,境外金融资本只被允许经由QFII(系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的缩写,汉语为“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RQFII(即“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它与QFII的区别是前者以美元进入中国,后者是直接以海外人民币进入)这两种渠道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截止到2015年6月底,QFII总额度为755.42亿美元,RQFII总额度为3909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两者加起来总共约有8600亿元人民币。而沪深两市总市值70多万亿元。说这些国际资本能够玩转中国股市甚至玩转中国“做空中国”,真有点蚂蚁扛大象的味道哦。
  即使不知道这些专业数据,仅从逻辑上来分析,如果A股里面的2千多只股票个个都是价值被严重低估的英雄好汉,好东西你还怕别人做空?如果真是好东西,涨到1万点不嫌多,股价再涨一倍不嫌高,那现在正是爱国者们抄底捡便宜货的时候!他抛我买,岂不正好?我们应该感谢做空者才对!
  还有,市场经济有一个基本逻辑:没有买卖就没有市场。如果你把卖出A股都视为做空中国,那么,1.2亿散户股民是否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只买不卖只等分红的准备?或者一开始就做好了“做空中国”的准备?那些忽悠散户“为国接盘”的专家们,是否从此应该给A股有别于世界上其它股票市场的一个特别规定:只能买进,不能卖出,否则一律以“汉奸”论罪?这样的话,我敢保证散户们会跑得一个也不剩!再回头看所谓“做空中国”的阴谋论,一下子看出“阴谋论”者心中的小来了──原来是为了呼吁国家级解放军,好让自己随时从被套牢中挣脱出来!真正的做空者,是那些被套牢的喊多者!不是吗?
  别说世界上任何一个股市不敢也不会弱智到规定只能买(做多)不能卖(做空),仅仅是中国资本市场如果完全与世界无缝接轨,今天那些“为国接盘”论者转身就会去投资别人的股市了。“试想,如果中国股民可以买美国苹果这样市盈率不到20倍的优质股票,为什么还要抢着买创业板上高达100倍市盈率的股票?国际资本不会比中国股民傻,凭什么放着自己的大牛市不炒,好股票不买,来中国买物所不值的股票呢?”(廖保平)
  小散们醒醒吧,没有什么境外敌对势力做空中国,也没有什么高层内斗砸盘。国家也不需要你为国接盘,你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别上吊,别跳楼,别给国家添乱就行。投资就是投资,炒股就是炒股,就是想赚钱,甚至想一夜暴富,别把自己想像得太高大上。国家主义帮不了你,民族主义也帮不了你!A股市场对实体经济的作用只有5%(李稻葵)。而且,A股融资的企业大都是过去一批低效落后的国企。中国真正伟大的企业,多数在海外上市,也就是外资滋养大的!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创新企业,它们的确需要资本,但眼下并不可能从A股中得到资本,反而是国际风头巨头们对他们“虎视耽耽”青眼有加!
  这是一幅多么反讽的画面:口口声声要通过A股爱国的人们,在支持国内的落后企业;反倒是那些要“做空中国”的境外资本,在支持中国的进步创新!上海康又富俱乐部《对当前市场几个焦点问题的看法──守住暴风雨中的那份坚定》说得好:“见面就上床的爱情,不是爱,是肉欲。进股市一个月就想赚一辈子钱的,不是投资,是抢钱。别拿高大上的国家、民族旗号为自己的抢钱投机辩解。仓位是一个职业投资者思考的唯一理由与逻辑,赚钱是一个职业投资者行动的唯一目的与准则,与此无关的东西都是扯淡。”
  A股政治化还把政府当成了万能的神,以为可以像提线木偶一样摆布股市和经济。按此逻辑行事,“致命的自负”反而会给金融和社会带来系统性风险。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够随心所欲地摆布股市和经济,中国不能,美国也不能。即使在“朕即天下”的中国皇帝时代,117年前光绪皇帝为偿还甲午战争对日赔款而搞的“为国满仓”,最后都无疾而终。(见李德林《记117年前那一场轰轰烈烈的“为国满仓”》)
  A股市场25年风风雨雨,一直没有摆脱“做千的赌场”这样一个尴尬地位,归根结底,是过度政治化毁了它应有的法治化和市场化,也毁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应有的健康市场观念!诚如FT中文网《救市或不救:25年A股不变的话题》(作者:陆一)所言:“长期动用国家信用调控股市涨跌的结果,也培养了市场参与者只盯着政府‘闲不住的手’而动的预期:赚了钱赶紧拍屁股走人、输了钱就哭着闹着要求政府出手救市。如果不从根本制度上去改进市场运行环境的话,由新股发行制度缺陷而被迫起家的中国证监会,尽管二十多年后,仍旧在孜孜不倦地不断努力‘改革’着新股发行制度;即使再过多少年,还是无法改变中国股市是一个政治市、政策市和政绩市的现状。”(作者:童大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