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星期日

洪秀柱被“狂黑”的一个月:学历造假

来源:HL-Zone 欢乐文摘



  洪秀柱终于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7月19日,国民党党代会通过提名,她将代表国民党参加明年举行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与已经筹备了4年的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对阵。
  自从6月14日洪秀柱以46.203%的高标跨过民调门槛后(注:该机制叫“防砖机制”,如果民调不过30%国民党还需征召其他大佬参战),一个多月来,各种“黑料”来得格外凶猛。为此,洪秀柱发过声明、开了发布会、还上了法庭,虽最终被证明都是空穴来风,但各种应对显然也并不轻松。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小编今天带您看看,洪秀柱都被“黑”了啥?她又是怎么化于无形的?

  “黑料”一学历造假
  最早的黑料在洪秀柱突破“防砖机制”8天后出现。
  6 月22日,台湾岛内名嘴周玉蔻在政论节目上说,洪秀柱不敢访美,是因为她在美国密苏里州立东北大学的教育硕士是假的,只是暑期专修班,台湾“教育部”都不承认。周玉蔻还贴出第8届“立委”选举公报,洪秀柱的学历栏写着“美国密苏里州立东北大学教育硕士”,周玉蔻质疑,洪秀柱在“立委”选举公报上放假学历,涉嫌伪造文书罪。
  洪秀柱本人6月23日对“学历造假”率先做出呼应,称自己毕业后很快投入职场,很羡慕别人能出国念书,当“立委”后有机会有个寒暑假学分班课程,就欣然前往。她说,证书、学习过程中取得学分都是真的,这不是拿来教职升等、考核,只代表她很努力学习,且学历不等于能力,参选还是着重理念、政策与能力。
  洪秀柱的团队也在当天出示她的学位证书——“1991年密苏里州立东北大学颁赠洪秀柱文学硕士学位”,背面还有台“外交部”驻美国堪萨斯代表处的验证章,上曰“文件经核阅特此证明”。
  其它的辅证也随即跟上。台湾“教育部”表示,该校列入了台湾“教育部”参考名册,且美国学制较弹性,只要学校认证,就可颁发硕士学位。身兼国民党主席的新北市长朱立伦也发声称这个学校在美国“也稍有名气”。
  同时台湾媒体《中国时报》通过美国“全国学生纪录中心”查询到洪秀柱的学历资料为真,且不是“野鸡大学”,虽然《中国时报》是一家“深蓝”媒体。

  “黑料”二、带职参选不中立
  6月23日洪秀柱回应的不只“学历造假”一件事,她还回应了民进党对其“带职参选”的抗议。
  根据报道,民进党“立委”黄伟哲、叶宜津、邱志伟等人,反对洪秀柱既任“立法院副院长”,拿着薪水,又参加“总统”选举,表示这个行为给人无法中立的印象,质疑会出现“要挟行政系统、用预算绑架选举资源”情形。
  洪秀柱对这件事的回应简单明了,直接指出民进党同样有很多带职参选案例,称“有双重标准不太好”,强调自己主持议事到现在,绝无不中立的情况。

  “黑料”三、父亲被“黑”成“抓耙子”(内奸)
  
  洪秀柱因父亲被说成“告密小人”而痛心哽咽

  马不停蹄地,洪秀柱6月23日晚间接受台湾中广“文茜的异想世界”节目专访。她针对父亲被“黑”一共有三波反击,这是第一波。
  如果您看过之前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此前推送的《那个想取代马英九的“小辣椒”》一文,应该就能知道终身未嫁的洪秀柱从政之路受她的父亲影响非常深,对父亲的感情也非常深。在她4月底宣布参加选举以来,家事被挖出来检视、扭曲。有电视台连续5天批评其父洪子瑜在沈镇南冤狱事件中,是个 “抓耙子”(内奸),这让洪秀柱痛苦万分,以致在节目中情绪崩溃,一度需要暂停录音,整理情绪。整段节目中,洪秀柱不断搓着手,让人感觉其内心极为不安。
  洪秀柱说:“父亲一辈子不得志,冤狱,因为女儿选举,形容得如此不堪。选举有必要选到这个地步吗?很对不起我父母亲。”
  第二天,洪秀柱即发表了一篇言辞恳切的声明再度反击,强调父亲因为自己参选受到“不可思议的凌辱”,并且发出这些辱骂的人和节目“难以置信”,自己凭借对人性的信赖等待致歉,但事实让她失望,将提出法律诉讼,捍卫父亲的名誉,盼望残忍的言论到此为止。
  第三波反击就是起诉。7月13日,她被传唤出庭。不仅因父亲被污蔑,还因自己被污蔑学历造假,之前控告了名嘴周玉蔻等多人,这是首次开庭。庭讯后洪秀柱表示,再怎么忙也要抽空来出庭,因为台湾是个善良的社会,“但一次一次的选举一次一次折伤社会的道德价值,这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黑料”四、患“乳癌”健康堪忧
  在6月22日和随后几日的“黑料大爆发”后,似乎平静了一段时间。离国民党党代会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就此结束了么?显然不可能。
  7月初洪秀柱被《壹周刊》爆出曾罹患“乳癌”,她的健康问题迅速成了选战话题。
  7 月8日上午洪秀柱召开记者会坦陈自己4年前查出患乳癌第一期,现在已经康复,是“十分健康的人”,且患病手术后正值“大选”,从未因病缺席过一场辅选活动。洪秀柱称,早就听说有特定人士在传播相关信息,所以她早就准备好了等爆料,正因为患过癌症,她知道一般人生病时的痛苦与折磨,因此她参透生死,名利都是虚幻,还称“这是一段唐三藏取经的路,一路都有妖魔鬼怪,一步一脚印,看你怎么过,看你怎么走,如果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么有什么资格担任台湾的候选人?”
  她还在出席青年志工餐会时勉励志工,要有接受外来磨练与挑战的心理准备,“可能未来有更多抹黑、不堪闻问的手段,例如说我财产增加、男朋友跑出来、外面有私生子,还说我健康出问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