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习近平空前尴尬: 自我批评还是自首?

  核心提示:在官员大规模自首潮的出现之前,一切“批判与自我批评”,都只不过是遮羞布而已。
  “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习近平重新祭起了毛泽东时代的“民主生活会”。在中共喉舌的反复宣传下它一时声名大振,被毛左分子视作反腐倡廉的制胜法宝。
  然而海内外更多舆论认为,这只不过是形式主义的复活而已。而今天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被中纪委调查,仿佛给了民主生活会的效用宣传推广一个狠狠的耳光。
  2015年2月12日,人民日报发出了《直奔主题 辣味十足——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召开民主生活会纪实》的文章,企图引导全国各地官员效仿。
  文中对“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民主生活会,极尽吹捧赞誉之词,
  【“河北省委常委成员在开展自我批评的基础上,进行了真刀真枪的相互批评,不是一般地提希望、提建议,也不是主要表扬、捎带批评,而是直来直去、一针见血、辣味十足”。】
  【“这是又一次深受教育的生活会,是又一次触及灵魂的生活会,是又一次非常难忘的生活会。”各位常委通过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感到了一种炙热甚至灼痛,“这样烤一烤,去掉的是党性党风上的杂质,敲开的是党的肌体的健康之门。”】
  【中央督导组组长王金山点评说,河北省委常委的这次民主生活会,是在新常态下召开的一个高质量的生活会。】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第一次民主生活召开于2013年9月。9月23日上午,习近平来到河北,在两天半的时间里,他自始至终参加并指导了省委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在9月25日播出的焦点访谈中,周本顺的自我检查主要有三条——第一条就是有点急于求成,急于求变心切,那么这样说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的政绩观树得不牢。第二个问题,我就觉得是有时候有些主观决策,知人不深,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树立坚持不够。我检讨我第三个问题,主要是斗志有些松懈,做工不够,缺乏那种拼命苦干苦干实干的拼命劲头在消减。
  第二场省委常委民主生活会在2014年12月26日召开。召开前1个月,时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梁滨被调查,这是十八大后河北省首个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在2013年那一次民主生活会上,梁滨的自我批评是“还是私心作怪,不能做到甘于奉献,有时候呢就总怕人家不知道,做了工作呢就总想得到回报”。】
  如今,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秘书长景春华、组织部长梁滨,这三位曾在民主生活会上表现得生龙活虎的高官,如今都半只脚踏进秦城监狱了。而考虑这三人职位的核心地位,河北省显然已经具备窝案爆发的条件,或将继四川、江西、山西、广东等之后再次成为一个腐败大省。
  再看看贪腐官员的级别和影响力,铁道部长刘志军,重庆市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常委周永康,两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总书记的大内总管令计划,传言被查的央行行长戴相龙等等,这些都是长期高位任职的。
  显然,这一切已经绝对不能用“极少数腐败分子”来描述了,因为它已经将无官不贪的制度环境展示在人们面前。
  看来,对于中共高官而言,“自我批评”其实不如“自首”来得“触及灵魂”。在官员大规模自首潮的出现之前,一切“批判与自我批评”,都只不过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遮羞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