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

遭证监会否认的救市资金退出方案

《财经》记者王晓璐

此次救市,证金公司运用大批资金入市维稳,巨量资金如何退出,成为市场恢复常态模式的关键。

上万亿的资金持有的股票该如何处置?如何平稳有序地退出?据《财经》记者了解,监管机构已经开始考虑救市资金的退出方案问题。

目前证金公司的资金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21家券商以2015年6月底净资产15%出资,合计1280亿元,另一部分是证金公司从银行体系获得的资金,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截至7月17日,这部分资金的买入规模超过万亿元。

券商的出资退出有三种可选方案,各有利弊。第一种方案是将券商出资买入的股票按出资比例分给各家券商,主要考虑是救市期间,包括大股东、证券、保险、公募等机构的股票都被锁定,市场可供交易筹码不足,一旦资金回流市场,容易再次出现暴涨行情。

第二种方案是将券商出资买入的股票留在证金公司,留作以后融券业务的券池,证金公司返还各家券商的出资,这个方案的好处是锁定了这部分股票,不会引起市场对卖盘的担心,而且证券公司不用承担救市的损益。

第三种方案更折中一些,将券商出资买入的股票换成ETF基金,按比例分配给券商,这样便于切割,不会引起不同股票后市走势分化带来的权益分配不均。这部分出资属于证券行业自救,资金规模不大,决策流程短,预计很快会有结果。

救市资金的重头,在证金公司从银行体系获得的资金,这部分资金入市规模巨大,一旦处理不好,容易使此前救市的努力付之东流。

证券业界的建议是,参照全国社保基金委托专业机构管理资金的办法,将买入的股票按照招标方式委托给专业机构,允许他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慢慢卖出,甚至可以没有盈利的要求,只需要把资金回收就可以。

有关这部分资金的退出仍需多方协商,目前证监会正在研究可供选择的方案。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心,A股从危机模式向常态模式的过渡是否需要更长时间,接下来监管部门能否与市场进行良性互动,切实管理好资本市场预期,避免重蹈此次股灾的覆辙。



【证监会紧急澄清:关于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不实】证监会午间紧急发文澄清,有关媒体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报道不与监管部门核实是不负责任的。下一阶段,证监会将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防范系统性风险作为工作目标,全力做好相关工作。

证监会这时候应该出来说,退出方案是一个长远方案,可能类似于美国QE退出的基调和节奏。这事儿就完了。

《财经》杂志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股指下行,期指下行,可见市场信心如苏打饼干一样脆弱,随后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中午对消息作出澄清,关于证监会正在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不实。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坏,市场震荡、个股分化,跟房地产一样。

私以为,这个报道并非空穴来风,但三个方案的结果都一样,要么券商死要么股市亡,相当于央行撤火,流动性消失。但是如果不考虑退出,对证金公司来说,就是背负长期贷款利息负担,证金为什么背?没道理啊。从央行来说,一下子对市场注入这么多流动性,稳健的货币政策不是扯乎了?泡沫给谁接?

证金公司的股票应移交社保和养老金,按成本现金支付。巿场交易功能和融资功能恢复后,再考虑。很简单的一个事。

行政措施怎么可能不退?借钱炒股怎么可能不还?肯定要退的啦,但这时候研究不代表这时候退出,报道负责一点的话要问清楚退出的条件,不仅仅是退出的方案路径。因为制定了一个退出方案路径,触发退出的条件可能是一个星期后也可能是一年后,但对市场的影响差别很大。另外,行政介入后,对手盘是谁?行政力量介入后一家独大,对手盘就是整个市场,借了银行的钱来维稳,结果被市场给当对手盘灭了的话,银行资金一起沉沦,券商绑定也一起沉沦,这样财经就要考虑自己对破坏市场担责了。要是二战时媒体本着什么都要报道的所谓职业精神,去报道美国对德对日作战方案草案,这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这个就是为什么证监会说:有关媒体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报道不与监管部门核实是不负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