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若希腊退欧还活滋润了 那会怎样?

(彭博讯)有一种情况几乎没有人谈及:要是希腊离开欧元区,随后经济欣欣向荣了呢?

很少有人谈及此种情况的理由可能是,这个概念哪怕想来也是太过荒唐。

经济学家纷纷警告,如果希腊放弃欧元、债务违约,那将成为金融市场中更不受欢迎的弃儿,跌向破产、失业、社会动荡的衰退深渊。

一般人都认为,这将让类似的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重申对德国主张的紧缩和经济改革的支持,因为这是留在欧元区的必要条件。对于有些人来说,没有希腊的欧元区虽然小了,但或许更强了。

然而,Oxford Economics和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上周却提出,希腊是否会在几年时间里重振旗鼓,通过货币贬值重新实现经济成长呢。

如果是这样,离开欧元区等同于经济自杀的理论就会不攻自破。其他成员国也将开始思考,货币贬值和债务违约是否比在欧元区内苟延残喘更加理想。和希腊留在欧元区相比,此种情况对货币联盟的可持续性将构成更大威胁。

进一步破裂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希腊退欧的主要蔓延威胁之一是,如果希腊离开,经济又快速地开始强劲成长了。」Oxford Economics的Ben May表示:「此种情况下,欧元区进一步破裂的可能性将增加。」

至少,希腊「经济显著反弹」意味着「对于其他国家非主流力量的支持将会加强」,花旗集团经济学家表示,比如像西班牙反对紧缩的Podemos 党。

May的同事使用最近的报告表明,所谓的希腊退欧也许并不那么糟。 1945 年以来,70个离开货币联盟的国家中,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遭受了严重的经济产出下滑,鉴于希腊国内生产毛额已经萎缩25%,成为1980年以来出现经济危机的137个国家中最严重之一,该国经济存在复苏的空间。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Joseph Gagnon本周写道,如果处理得当,希腊退欧之后,由于货币贬值提升竞争力、吸引游客,经济可能在6个月内实现成长,2-3年内迅猛加速。

希腊复苏

Gagnon表示:「在经济历史上,货币大幅、持续的实质性贬值对支出和成长构成的提振作用,几乎无人能敌。」

May认为,希腊最终可能实现复苏。欧洲官员需要警惕,即便要向希腊提供足够支持,避免该国成为一个失败的国家,但也要避免过度。

他表示:「如果更多的欧元区南部经济体退出,影响可能很大。对于欧洲其他国家来说,最好的选择也许是向希腊提供足够帮助避免灾难的发生,但是不能过度,要避免让退欧成为看似有吸引力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