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2日星期三

上海市政府:未接报自贸区企业操纵证券期货案件


近日有外媒报道称“中国证券期货交易操纵调查涉及上海自贸区公司”,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22日回应,已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核实,目前没有接报有关自贸试验区企业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案件。

叶静宇



近日有外媒报道称“中国证券期货交易操纵调查涉及上海自贸区公司”,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7月22日对此回应称,已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核实,目前没有接报有关自贸试验区企业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案件。

7月10日,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跨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称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界面新闻随后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公安部工作组在7月12日前已对数名可能涉嫌此事的操盘和数据分析人员进行了询问。

7月21日,彭博新闻社援引不愿具名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官方正在进行的对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犯罪的调查,其中涉及上海自贸区的部分公司。该报道称,部分公司可能利用自贸区的外汇外贸优惠政策,虚构跨境贸易交易,以非法转移大额外汇资金,并借此操纵证券期货市场交易以牟利。

截至目前,公安部尚未透露调查的任何进展。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回复界面新闻称,关于近期公安部是否与其就调查恶意做空一事进行过沟通、合作,以及是否发现自贸区企业存在外币兑换和使用异常等问题,目前暂不便作出回应。

上海自贸区相关负责人介绍,自贸区挂牌之后新增的企业中,贸易型企业占绝大多数,大部分从事进出口贸易、转口贸易等类型的国际贸易,上海有一大半的国际贸易企业注册都在自贸区内。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秘书长严立新向界面新闻表示,即使在自贸区外,较小量的外汇资金通过外贸公司等渠道非法流入国内市场也是存在的,而自贸区在提高贸易效率的同时,必然会牺牲一定的资金安全性,因此,外资通过自贸区非法流入的可能性要比在区外更高。

他表示,关于资金的安全和效率平衡问题,在全世界所有的自贸区都是一样,随着国内陆续设立自由贸易区,资金出入境、贸易融资等活动更为频繁,反洗钱的工作也显得尤为重要。

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强调,上海自贸区始终坚持审慎管理,在投资、贸易、金融等领域,坚持制度创新和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其中包括建立反洗钱等一系列金融监管等制度创新。

2014年2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发布了《关于切实做好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建立健全与自贸试验区业务有关的反洗钱内部控制制度,在开发自由贸易账户分账核算系统的过程中嵌入反洗钱模块,加强对客户的实际控制人或交易的实际受益人的识别,建立自贸试验区创新业务洗钱风险评估制度。

“应该看到,上海自贸区将反洗钱工作强调得比较早,也可以看出我国对自贸区资金风险管控的重视程度。”严立新表示。

不过,随着全球金融生态环境的深刻变化,在人民币逐渐走向国际化的过程中,反洗钱形势日趋严峻。

一位反洗钱专家告诉界面新闻,容易发生洗钱的高风险业务主要有四类,包括跨境汇款、贸易融资、汇款公司与代理行、分支机构承担清算职能,其中,贸易融资作为洗钱工具近年来被频繁使用。

通过贸易融资进行洗钱的操作方式,主要是在境内外分别注册空壳公司,伪造境内外公司的交易合同,然后向银行申请信用证并提交相应的交易单据,以合法的交易形式作为掩护,通过银行的支付结算业务将脏钱转移至境外。

不过,该人士表示,这些洗钱方式在短期内可能不易被发现,但不可能长期存在。事实上,随着洗钱手法的多样化,反洗钱手段也在不断发展。安永在近期发布的一份银行反洗钱白皮书中指出,以大数据技术为首的法证数据鉴证技术已经越来越受到国际领先银行的重视,以弥补传统监测手段在衡量标准和银行通用性方面的不足。

在现阶段银行业反洗钱实践中,包括客户关系、会计系统以及相关数据库的“结构化数据”仍被广泛使用,但越来越多的“非结构化数据”,包括社交媒体、电子邮件、文本、音频、视频、照片、网络日志等开始占据金融生态环境的主要构成。

而大数据技术将可疑交易的监测识别范围,从二维空间拓展至更高层次的多维空间,通过对比每笔交易,理解交易行为特点,统筹考虑人物、事件、内容、地点、时间、原因等因素,不仅能协助银行更有效地识别可疑交易,还有助于银行识别反洗钱风险管理体系的薄弱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