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最后的声音:成思危驳国际金融阴谋论


  7月12日凌晨,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先生逝世,享年80岁。
  成思危曾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的风险投资实业,被称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创业板之父”。
  今年5月21日的人民日报曾刊出他的文章,谈金融改革战略观问题。他认为,一些人在金融领域国际合作上主张“阴谋论”,与实际情况不符。金融安全既不能麻痹大意,也不能草木皆兵,金融改革不可错失良机。
  成思危指出,“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其中最重要的是确定战略目标,因为目标一错,满盘皆输,如果目标不对,后面的战略和策略贯彻实施得再好,最后也达不到预期效果,甚至会造成严重损失。”
  


成思危(资料图)
------------------------------------------------------------------
  以下为成思危先生文章全文:
  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大家手笔)
  《 人民日报 》( 2015年05月21日 07 版)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其中最重要的是确定战略目标,因为目标一错,满盘皆输。管理大师德鲁克曾说过,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更重要。也就是说,如果目标不对,后面的战略和策略贯彻实施得再好,最后也达不到预期效果,甚至会造成严重损失。确定战略目标,需要动态掌握和分析各方面情况,对未来发展趋势作出短期、中期和长期预测,设想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通过推演比较确定合适的战略目标,并据此制定保证目标实现的各种策略和措施。
  然而,在金融研究实践中,忽视或缺乏战略观的情形并不少见。金融安全是现代经济安全的核心。对于这一问题,我们既不能麻木不仁、丧失警惕,也不能神经过敏、草木皆兵。例如,一些人把所有的国际金融活动都当成阴谋,把国际金融活动比作你死我活的战争,主张要抗击国际阴谋。实际上,这并不符合当前国际金融的实际情况。有些人可能是真的担心,但更多主张“阴谋论”的人有着不同动机。不管动机如何,这种以抗击阴谋为战略目标的金融安全观起码在以下两个方面缺乏说服力:一是要真正提高抗击阴谋的能力,就必须提高自身的金融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还是会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也无法抵御国际金融风险。二是当前国际金融领域既有斗争又有合作,并不是零和游戏。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成功筹办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所以,应善于利用国际金融形势的变化来争取最大利益,而不能把所有国际金融活动都拒之门外。应努力提高我们自身的金融实力,进一步深化和推进金融系统改革,提高我国金融的国际竞争力,并在国际竞争中增强我们的话语权和国际金融地位。这才是正确的战略目标。
  另一个例子是,近年来关于金融改革的顺序问题存在不同意见,可以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实际上,金融改革的步骤只是一个策略性问题,它必须围绕战略目标来安排。不顾战略目标而只谈改革顺序,不同部门就可能从各自立场出发,各拿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强调自身的重要性,而忽视全局的优化。所以,在改革顺序问题上首先应明确战略目标。我在去年出版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一书中提出,我国金融改革的战略目标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这一目标在学术界已经提出多年,但在具体推进时总是遇到各种阻力。这说明,虽然提出了目标,但还没有把各方面的力量汇聚到一起,形成合力,进而制定出保证战略目标实现的策略和措施。
  金融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改革的历程可以看到,从外资并购我国企业、国有商业银行引进国外战略合作伙伴、股权分置改革、设立中小企业板和创业板、推出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到股票发行制度改革,每一步都有反对的声浪、质疑的声音,甚至责难。这些质疑有些是必要的,需要我们在回答质疑中更好地统一思想、凝聚共识;但也有不少质疑导致金融改革不能顺利向前推进,相关改革措施只能放一放、等一等、看一看,以致错失良机。这个教训是应该记取的。
  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关心我国金融改革,而且从战略上探讨这一问题。我相信,只要我们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稳步推进金融改革,就一定能使我国金融在国际上有越来越大的发言权、越来越强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