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8日星期三

《金融时报》李克强主持股市反击战


中国股市上周暴跌,这可不是中国总理李克强所期待的回国时看到的场面。7月3日,在上证综指下跌至3700点下方的时候,李克强刚刚结束对欧洲为期一周的访问返回中国。中国的一些政策制定者现在将7月3日称为中国自己的“黑色星期五”。

两位知情人士称,由于希腊危机,李克强与欧盟领导人在布鲁塞尔的会晤在最后一分钟改期。他回国后却发现中国自身陷入了危机,上证综指从3周前创出的7年高点下跌了近30%。

一位知情人士称:“李克强非常生气,因为没料到刚从欧洲回来就马上得应对自家的重大问题。”

李克强回国后,中国券商、基金公司和上市公司迅速宣布一系列紧急措施,使出前所未有的力气支撑市场。最具争议的是,中国证券业协会(Securities Association of China)表示,将成立1200亿元人民币(合190亿美元)的平准基金以努力推动大盘重上4500点。

继周一企稳之后,中国股市昨日继续下挫,上证综指收盘下跌1.3%。

尽管官方媒体上周末在显著位置报道了由行业机构和中国企业宣布的救市措施——后者表示将回购股票或者暂停IPO——但它们并未报道上周末由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会议,这反映出中国政府救市的争议性。

眼下存在争议的问题在于,中国证监会背书的救市措施是否对市场运行构成了不当干预,或者这些措施对阻止高杠杆投资者违约并酿成一场全面危机是否是必要之举。

李克强最终在上周日晚间出手救市,当时中国证监会宣布,中国央行将为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周一,李克强表示,中国经济总体平稳,没有提及股市的下跌。

研究中国证券市场的专家卡尔•沃特(Carl Walter)表示:“中国股市已经绝望。”他认为,假如中国股市真的崩盘,“可能将不仅导致那些大爷大妈们(散户投资者)血本无归,还将导致券商、甚至一两家银行破产”。

其他人对此则不那么肯定。

“最大的风险是券商发放给散户投资者的贷款,”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经济学家陈龙表示,“券商以4倍杠杆从银行间市场获得资金。如果散户投资者和券商违约,这将造成巨大影响。但我认为,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出现。”

“政府显然对系统性风险感到担忧,但我认为还没到那种地步,”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丁爽表示,“但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是,政府现在采取行动是否过早,它是否正在废除之前制定的规则。”

其他人认为,中国政府的行动实际上只会有利于那些“傻钱”,即过去两个月在上证综指一路突破5000点期间入市的那部分资金。上证综指曾在12个月里上涨了150%,在这波行情较早时候入市的“聪明钱”眼下仍处在盈利状态。

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表示:“很多老百姓是在5月份后入市的,他们的损失最大。”

另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是,市场低迷是否会产生负面“财富效应”,在中国政府指望用消费弥补投资下滑之际,打击消费者情绪。

中国去年的年度经济增速为将近25年来最低。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数据按计划将于下周发布。

但李稻葵指出,根据中国央行数据,即便在股市热潮最高峰,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也仅占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不到5%,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和企业债券净融资分别占76%和10%。

一位接近中国政策制定圈子的人士认为,到头来,中国领导层还是做了他们在面临危机时总是会做的事情,即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社会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