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证监会饮鸩止渴,死的是中国股市


昨天
现在应该很清楚了,这次股灾的直接、间接和哲学层面上的原因都是杠杆。还不清楚的我就不费口舌说服了。
杠杆炒股自古有之,但散户用杠杆炒股的风险自从英国南海公司、荷兰郁金香、美国大萧条之后我以为已经都知道了。西方虽然理论上谁都可以用,但实际上券商控制比较严,舆论不断告诫风险,散户心理相对比较成熟,而且公墓基金、养老金、个人退休基金等等都禁止用,实际上只有机构和专业炒家使用,所以总体杠杆率很低。当然,泡沫疯狂期总会有些散户用各种办法借钱炒股,比如90年代后期、08危机前,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中国呢?券商没有足够的经验和风险意识,只管转手续费和融资利息,来者不拒。散户极度缺乏风险意识,加上赌性文化基因和对政府的盲目信任,不用是傻逼。于是几个星期之内全民借钱炒股,A股市场总体杠杆率大于可流通总市值的10%,如果包括无法精确统计的地下融资盘的话估计可能高达20%以上!而美国90年代末最疯狂时期也只有6%。
今天
这样疯狂的高杠杆市场是经典的正反馈不稳定系统,尤其是杠杆使用者很多缺乏机构和专业炒家的风险意识、风控能力机制和承受能力的情况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任何下跌都可能产生蝴蝶效应,连锁放大,迅速变成踩踏。而一旦恐慌变成思维定式,那么所有的反弹都会变成跑路的机会。这就是从上周末降息降准以来出台无数“救市”政策而股市不断暴跌的原因。
至于神马“境外敌对势力”,呵呵,相信的请立刻停止阅读,因为你没有资格。
炒股不能用借来的钱。这是无数傻逼先烈用血换来的教训,也是无数先哲不断警告的。但在贪婪面前这些都是浮云。
明天
这次股灾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小浪花而已。
证监会在缺乏风险意识的全民宣传和券商自我监督机制的情况下全面推广融资,这是个巨大的错误。
但股灾开始后证监会目不暇接的救市措施让这个开始的错误相比之下一点都不可笑了。
降低印花税,呵呵,跑路更方便。
禁止期指空仓,呵呵,期指空头大部分不可能是单边赌方向,而是对冲个股多头,没有保护那就只能抛掉个股。
私下强制券商停止强制平仓,呵呵,券商银行风险大增,抛券商银行股。
私下强制券商接受资产做抵押保证金,呵呵,现在的灾难就是杠杆祸首,这是标准的以火救火。当然,短期刺激引发反弹并非不可能,但总体杠杆进一步加大(即使资产抵押只限于已有融资盘),这个脓包总有一天必须挤破,那时候股灾就不仅是股灾,还是房灾、银行灾。
各种金融机构被迫表态为国界盘,呵呵。
各种政治批判、阴谋论在官方渠道出台,呵呵呵呵。
所以,无论是就此反弹还是继续踩踏,系统风险都已经被证监会强制进一步加大了。
证监会已经陷入完全失控的恐慌和绝望。
据统计,融资盘2万亿基本没平,非法融资无法统计,估计也没有全平。资产做保证金之后会达到多少?股民们是吸取教训了还是会变本加厉?
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天救市终于成功,止跌转涨,很多人会急于把这一段亏的再赚回来。而且涨得越多就越会有人忍不住。然后重复。
贪婪与恐惧的磨盘,把世世代代的股民碾成肉末。
天朝无慢牛
有没有可能暂时救火之后慢慢去杠杆呢?
我想这是证监会的愿望。当年我看不到如何可能。
去杠杆永远是个痛苦、容易失控的过程,这在监管机制比较健全、传递机制比较通畅、经验比较丰富的西方也一样。而在中国,因为监管残缺、传递不畅和深入骨髓的跟风文化,不可能有可控的去杠杆过程。
更重要的是,没人敢主动去杠杆。这个政治责任太大,而又没有回报。
但是反弹之后不可能一直涨下去,所以一旦下跌又是暴跌。
那时候怎么办?还是救火、加杠杆。
不由得让人想起金庸笔下的吕希贤被陈禹用太极云手活活累死的段子。
这个死圈,如果不及早摆脱的话,完全有可能引发社会动乱。
摆脱肯定有办法,只要有政治意志。而目前除了证监会的恐慌绝望之外,看不到政府显示去杠杆的意志。
我这里不想危言耸听,只是想提醒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