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美元势力”杀"人民币财富”即将进入高潮


  中国人财富模式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不能防范和应对的中国富人将难免成为输家。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造富运动,无论从人数上,还从财富总量,均令西方瞠目,完成了资本主义国家一两百年的历程。
  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富,已是事实。然而很少人意识到,中国人财富模式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不能防范和应对的中国富人将难免成为输家。
  中国的造富运动分为三大波次:第一波是1980年代,当时暴发户主要是“倒爷”,靠特权批出内部低价商品,转手到市场高价卖出,小到肥皂,中到电视,大到钢铁汽车。其巅峰是1989年牟其中从俄罗斯倒来一架图154飞机。那时资产上亿的就是大富豪了。
  第二波是1990年代,主要靠四种模式:1、民营制造业,比如广东顺德的美的、科龙、格兰仕等,始创是乡镇企业,后转为私企了;
  2、海南房地产泡沫使著名的“私奔帝”投资家王功权们淘得第一桶金;
  3、股市坐庄暴富。1990年A股开启后,坐庄操纵盛行,大批亿万富豪涌现,以德隆系的唐氏兄弟最著名,在21世纪初股市低迷中,大多数被打回原形,唐氏兄弟也破产入狱;
  4、走私发财的,厦门远华赖昌星做到极致,规模上百亿,将大批高官拖下水,最后逃到加拿大也难躲牢狱之灾。那时,10亿元资产者算是大佬了。有极少数近百亿级的,都是昙花一现,被大浪拍在了岸上。
  第三波造富巨浪是2000年至今。中国百亿级的富豪比比皆是,甚至千亿级的不乏其人,最令全球瞠目。
  而在过去的12个月里,中国股市市值增加了6万亿美元,然而,仅仅只在一天,这种涨势似乎就被吞噬。
  随着牛市行情的继续,中国继续推动股市上扬的能力也进一步受限。中国政府鼓励企业启动IPO,旨在确保投资者对股市的热情,并让更多的散户蜂拥开户。
  中国政府的本意是:如果中国民众感到财富水平增加,那中国政府倡导的“中国梦”就能够实现。
  A股近一个月的深度调整使得大量股票的价格被腰斩,让股民们前期的盈利基本上损失一空。
  但来自摩根大通的报告指出,过去5个季度,中国资本外流达到5200亿美元,抹去了2011年以来吸收的全部外来资本;仅今年二季度,投资者就从中国撤出1420亿美元。
  在6月12日A股达到本轮高点时,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前400名中,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的富豪今年共计新增财富1210亿美元。股价自6月12日达到顶峰以来遭受重挫,在A股反弹前这些富豪的财富缩水1000亿美元。
  内地共有26名“十亿富翁”,他们的财富共计2620亿美元,占到全球前400名富豪总财富的6%。两年前,内地共有21名“十亿富翁”,他们的财富共计1060亿美元,占到全球前400名富豪总财富的3%。
  最大的输家是李彦宏,财富缩水29亿美元。而中国女首富、蓝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飞的财富波动更为惊人。
  蓝思科技今年3月上市后,周群飞的财富猛增。她公司股票2月内上涨500%,使其新增财富达到100亿美元。而在6月,她的个人财富一度缩水50亿美元,接近其财富的40%。
  除了周群飞,另外一个首富也损失惨重,他就是大连万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
  数据显示,王健林家族通过万达集团持有香港上市公司万达商业24.3亿股的股份;通过万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A股上市公司万达院线60.71%的股权。
  按此计算,仅仅两天,王健林在万达商业上就蒸发了约148亿港元,在万达院线上蒸发约158亿元人民币,合计蒸发近28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这种过山车的现象显示出中国地区的富豪财富往往与其公司的股价紧密挂钩。在大陆和香港地区的38位“十亿富翁”中,他们66%的财富来自公司股票。而美国和西欧的“十亿富豪”中,公司股票占财富的比例不到50%。
  中国人近年来在美国大肆购买房地产,而中国股市最近疯狂崩跌,可能直接影响美国房市。
  迈阿密是中国人置产的新市场。与伦敦、香港和纽约相比,迈阿密房价便宜得多,而中国资金迄今大部分集中在商业开发设施,而非个别物业,不过这种情况可能迅速改变。
  商业地产公司JonesLangLaSalle指出,在房价快速上涨的纽约市曼哈坦,中国投资者今年就购买了超过47亿元房产,占曼哈坦区所有外国投资的39%,比去年的12%高出两倍以上。
  在南加州,中国人的购屋需求已略微减缓。这可能与房价上涨和供应仍然有限有关,因为购买一家庭住宅的中国人偏爱新屋。
  Gerson Preston Robinson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普斯说,中国股市崩跌,促使更多人看上美国,因为从政治观点来看,美国是个安全的地方,也是存放资产的安全处所,又能提供投资机会。
  李普斯发现寻求安全投资地点和入籍美国的外国投资者激增。虽然这种机会现在诱惑力更大,可是中国股市暴跌导致无数股民财富大失血,也影响他们在美国投资置产的能力。
  近来美国经济数据好转,非常规货币政策的退出及美国开启新一轮加息的预期,都使得美元走强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从美元指数这一阶段的变化情况来看,美元走强的趋势已经发生。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表示,人民币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接近均衡,随着国内一系列综合成本的上升,人民币贬值应该是大势所趋。
  为此,中华元智库创办人张庭宾认为,“美元势力”杀“人民币财富”即将进入高潮的警钟时刻!
  高盛资产管理协助管理大约390亿美元新兴市场固定收益资产的YacovArnopolin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高盛几个月来一直在做空人民币。
  Arnopolin表示,包括欧央行和日本央行在内的超过20个国家央行在今年降息,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出口造成很大压力,“如果你的出口竞争对手都让货币贬值,你也会有无法避免地贬值压力,虽然我不会预测人民币会贬值5%,但不排除浮动幅度扩大的可能性。”
  今年人民币对美元已下跌0.5%,去年一年跌幅达2.4%,是五年来首次下跌。
  张庭宾则指出,美元剥夺人民币其实早就开始。
  从外商(FDI)直接投资中国到国际热钱投机中国,外资来到中国不是学雷锋的,它们是来赚钱的。
  FDI还曾经给中国财富增长带来过两个增量:1、投资建厂早期带来的财富增量;2、对美国和西方出口扩大的财富增量。
  但毫无疑问,从中长期而言,FDI是要赚取财富的。2005年前后,当跨国公司在中国很多行业形成垄断性竞争优势后,源源不断的利润输出势在必然,这无疑会切走国内的蛋糕份额,成为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的原因之一。
  如果说FDI获取利润因为曾带来阶段性增量,且投入了技术管理等,其所得有合理性的话。
  那么,美元金融投机资本涌入中国,他们基本不创造新增财富,主要在进行财富再分配,他们在股市、楼市、汇率、利差、PE/VC等方面赚取了巨额利润。据本人估测其总额迄今已经不下于1万亿美元。
  在境外,中国的外汇储备积累更是为美国等所享用,由于FDI、贸易顺差和国际热钱的积累,中国外汇储备最高峰在4万亿美元左右,但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法》第29条明文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
  因此外汇储备只能购买美国国债等外币资产,可以借给美国政府进行社会保障和住房补贴,而不能借给国内社保用一分钱。
  高峰时中国央行购买美元资产占外储比例高达70%,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其中仅购买两房债券就达3760亿美元,差点因两房破产而血本无归。总体而言,这些美元资产因为美联储Q1-4而受到了严重稀释。
  这些已经发生的“美元对人民币”的洗劫之所以尚未令中国人感到刺痛,那是因为这尚在“温水煮青蛙”的量变过程中,由于国际热钱与中国土地财政一道推高了房地产泡沫,使中国人的账面财富在增值,这掩盖了中国人在相对财富分配份额不断减少的真相。
  美元与人民币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元是境内外双边资本,人民币是仅在国内的单边资本;美元势力(以索罗斯为代表)是有做多做空双向操作的成熟能力的,持有人民币的国人绝大部分只会做多。在金融市场上,境内外双边资本因为有空间优势,一定是杀单边资本的;做空做多的双向资本,一定是杀单向资本的。这就像美元是一个既持有矛又持有盾的武士,而人民币武士只持矛。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美元武士”与“人民币武士”的利益搏杀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在人民币升值共同推高楼市、股市等泡沫中,美元切走了人民币的相对份额,即中国人的人民币财富向美元势力转移;
  2、在人民币贬值过程中,美元势力通过做空中国股市、债市、汇市和房地产等获取暴利,引发中国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使得人民币财富的绝对价值急剧缩水。与此同时,美元兑人民币大幅升值,导致美元资产对人民币资产的乘数级别的升值。
  3、在人民币资产大幅贬值、无人问津、无力自救的情况下,乘数级升值的美元势力再回到中国,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全面收购中国的优质资产,特别是金融机构资产。
  这将导致中国经济的彻底“殖民地”化。即中国人在与美元势力的博弈中完败,美元势力可能完美剥夺中国人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奋斗66年来奋斗的财富积累。
  在上述三个阶段的博弈中,在第一阶段,美元金融资本与中国人民币金融资本、国内权贵资本是有共同利益的,它们通过共同推高楼市、股市、土地、原材料、汇率等价格,以相对麻醉的方式转移中国普通百姓和实业的财富;
  在第二阶段,财富博弈将主要在美元金融资本与人民币金融资本、权贵资本中展开,后者将成为输家;
  在第三阶段,美元金融资本将力图降服并控制人民币金融资本和权贵资本,成为其从属性资本,即前者成为后者的主人。
  这一轮A股的暴涨,本质上是在人民币长期升值的背景下,中国人民币资产的最后一个相对洼地被填平了,即中国各种主要人民币资产,包括人民币、股市、债市、楼市等均已处于高估的状态。
  只待三个条件到位,就可以全面做空人民币资产,从美元搏杀人民币的第一阶段转入第二阶段。
  这三个条件分别是:1、美国经济竞争力战略性夯实而中国经济严重地全面透支,即美元越来越实而人民币越来越虚;
  2、做空和收购中国人民币资产政策条件到位,包括各种人民币资产的做空工具,比如股指期货、融券、转融券、期权;国债期货;利率市场化;放开资本项目与人民币汇率期货;存款保险条例以允许金融机构破产;不限制收购中资股权范围和股份比例的中美(欧)投资协定等等。
  3、石油和粮食危机引发中国严重的输入性通胀,使得中国最后的自救方法—超级货币宽松(中国版QE)失效。楼市、股市和债市等均会因严重的通胀而被爆破。目前,这三个条件均已基本到位:
  第一、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中国却在吃药—从4万亿救市到稳增长、城镇化、预调微调……,政府和企业杠杆迅速攀升,从2009年初以来新增贷款超过建国前60年的3倍以上。
  参考麦肯锡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从2007年到2014年中国总体债务水平增加了4倍,全部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282%。明显高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其中债务最沉重的是非金融企业(主要是制造业和房地产商),占GDP的比例高达125%。这份报告也印证了我们关于实业被金融剥夺压制到极限的判断。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在中国输入巨资,以及美国QE稳定金融和财政局面后,通过再工业化、低利率、能源独立革命、股市刺激科技创新等一系列方法,已经恢复到比金融危机前更健康的状态,机器人革命等也在弥补美国劳动力昂贵的短板等。
  第二、做空和收购中国人民币资产的政策已经基本到位,现在仅差开放资本项目和签署不受限制的中美(欧)投资协定了。
  美方将在本月22-24日召开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对此发起最后总攻。本人预计美方至少能够达成部分目标。
  第三、引发石油和粮食危机,导致中国严重的输入性通胀,引爆中国人民币资产危机,美元势力乘机大力做空。
  目前,美国在波斯湾和东欧的地缘政治危机的布局均已到位,不久就可能因伊朗战争和乌克兰冲突中断波斯湾和东欧的石油天然气供应,引发严重的石油危机。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由于美国能源独立运动大获成功,美国石油正常供应可以支撑2146,欧洲仅为102天,中国仅为75天。中欧将因此受到重创而美国将获得极大利益。
  石油价格暴涨将推动乙醇汽油的生产,增加对玉米的需求,同时推高化肥的价格,拉动农产品价格上涨。
  此外与1997-1998年同样严重的厄尔尼诺现象已经形成,也将严重影响农产品产量。倘若石油粮食危机被引爆,则中国人民币财富将很难逃脱被美元势力猛烈做空的命运。
  那么,既然人民币资产有风险,那么,持有一些美元,配置一些美元资产,不会可以避免这个损失了呢?
  有理财专家分析,短期美元可能继续振荡偏空,不过下跌空间不大。中长期可持有美元资产,但鉴于其收益不高,投资者宜配置一些前期被低估的资产。
  一般而言,国内投资人投资美元类资产,稳健型投资者可以选择美元存款和银行美元理财产品。
  但与国内人民币短期理财产品目前普遍4%以上的收益相比,美元存款、美元理财产品收益低很多,所以,主要适用于一些子女在海外留学的家庭,或者极度厌恶风险的投资者。
  恒生银行环球市场部主管黄伟鸿分析表示,虽然美元在过去一个月有一些回调,但其认为这仅仅是上升较多后的回调调整,对美元的整体走势不用担心,其预计下半年美元会继续上升。
  黄伟鸿预计美元到年底对欧元会到1,对日本是1250,对人民币维持在6.3的水平。那么也就是说,预计从现在到年底,人民币可能会贬值1.5%。
  但值得注意的事实,虽然对美元是贬值,但是对日本和欧元是升值的。
  目前的美元汇价是很好的位置,如果有美元需求的家庭不妨进行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