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对手扎堆 谷歌决定加大马力抢占“移动搜索”山头

智能手机等移动设备普及后,谷歌作为互联网入口的地位正在下滑。但它确信,尽管平台在变,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技术依然掌握着搜索的精髓,依然最擅长找出人们需要的答案。

Conor Dougherty



谷歌搜索业务负责人阿密特·辛格(Amit Singhal)监督管理着200个左右决定各家网站在这家公司搜索引擎中排名的因素,这意味着,他决定着你们网站的生死。他眼下的挑战是:如何才能把这种同等的震慑和影响力扩大到手机上。

辛格最近在谷歌位于加利福尼亚山景城总部的一次采访中阐述了一个受到广泛研究的命题:智能手机为什么能够在从根本上改变人们消费信息的方式——手机的屏幕很小,在上面打字很让人恼火;人们对手机这么上瘾,去哪都要带着它们,连上床睡觉都要放在身边。此外还有一个转变,极大地影响着他所在的公司对互联网的影响力:智能手机用户花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手机应用里,而不是谷歌发展业务的开放网页。

总而言之,他说:“很大程度上,必须从最基本的原理来重新思考搜索的定义。”

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辛格和他的团队加入了一场席卷整个硅谷的竞赛,希望变成APP世界的谷歌。辛格是一名出生在印度的工程师,2000年加入谷歌。过去15年,他都在提升谷歌的“搜索框”速度和智力。谷歌的“搜索框”虽然只有17年的历史,但从文化和经济影响力的角度来说,已经可以媲美麦当劳的“金色拱门”。但如今,随着人们越来越多的时间都花在移动设备上,竞争对手遍地开花,而谷歌尽管依然是一家快速成长、利润率很高的公司,但它作为互联网入口的地位却在下滑。

风险资本家们正在资助新的搜索创业公司。这些公司把信息和网络当成历史的遗迹,转而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手势和应用身上。虽然谷歌的银行账户上躺着650亿美元的资金,可以买下任何一家它喜欢的创业公司,但有一家公司它却买不到手,那就是——苹果,而苹果也正在加入移动搜索大战。上周四,苹果发布了iOS移动软件新版本的早期版本,或者说测试版本,让iPhone和iPad用户能够使用苹果自己的搜索引擎搜索音乐、应用以及本地的服务——从而让他们有可能绕过谷歌。

从许多不同的角度来说,谷歌都是移动领域的一股势力:在美国和其他几个国家,目前谷歌移动设备上的搜索查询已经超过了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它还拥有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系统安卓。它通过Google Play Store销售应用每年获得的收入高达几十亿美元,同时还拥有许多全球最受欢迎的手机应用,比如YouTube。

但这种情况导致了在优先性问题上出现了竞争,因为手机应用同样会淡化谷歌在搜索领域的地位。根据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数据,去年,谷歌攫取了美国移动搜索业务68%的收入。这个领先优势虽然依然巨大,但与2012年的81%相比已经在下滑,而随着应用占据人们更多的时间,这种下滑预计还会继续。

“在手机上,最大的思维区别是,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搜索框,”风险资本公司Khosla Ventures合伙人、目前已经投资了搜索创业公司Relcy的凯斯·拉波斯(Keith Rabois)说,“而在智能手表上,去搜索框或许根本就不可想象。”

移动搜索领用真正的核心在于,“不管是谁,只要他能搞懂人们四处走动的时候真正想向他们的手机提什么问题,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提出这些问题。”格雷洛克合伙公司(Greylock Partners)风险投资人约翰·利莱(John Lilly)说,“它不大可能跟5年前大家在搜索框输入这种做法一样。”

辛格和他的团队正在采用攻防结合的做法努力抢得先机。他和他的团队已经采取了行动,通过升级算法,让谷歌认定“移动友好”的网站能够进入它的搜索排名系统,借此巩固谷歌那只下金蛋的鸡的地位。

而且,他们已经花了5年的时间来研发“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这样的产品,后者能对查询作出响应,给出答案。这些增强了语音搜索这类工具的能力,马上给出智能手机用户喜欢的结果。因为,如果答案正确,他们只需要看一眼手机,就能继续进行下一步,而不用点击任何东西。

6月份,辛格的团队还引入了Now on Tap。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将在短信和应用等功能中内置了搜索功能的安卓手机上推出。它将使人们的移动搜索变得更加容易——只需要长按主屏幕上的一个按钮,而不用剪切、粘贴文字,也不用在搜索框中输入。

“我的工作不只是观察眼下的趋势。我的工作是看清地平线之外还有什么。”辛格在一次采访中说,“未来,人们在自己的设备上可以做的事情多得多,虽然它们今天还不可能。”

现年47岁的辛格出生在印度的北方邦,在喜马拉雅山脉边上长大。1990年代,他前往美国,去明尼苏达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攻读博士学位。后来,他在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在那里,他曾经和杰拉德·索尔顿(Gerard Salton)一起进行过研究。索尔顿是信息获取领域的先驱,而正是信息获取技术奠定了我们如今用来搜索机票的算法搜索技术的基础。

辛格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解释说:“那时候,我发现自己总是在搞冷门。”

2000年,开发了Google News的印度工程师奎师那·巴哈拉特(Krishna Bharat)招辛格进谷歌的时候,他还在AT&T的贝尔实验室(AT&T’s Bell Labs)工作。他是谷歌的第176号员工,重写了公司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编写的许多原始搜索算法。辛格向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报告,后者负责谷歌几乎所有的产品。

辛格在最近的采访中演示了谷歌搜索业务的演变。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向它询问音乐方面的问题以及其它一些琐事。

他当时有一会儿还向手机问起了蕾哈娜,借此展示谷歌公司的语音技术,同时展示移动搜索通过点击类的动作就能获得的结果,比如播放蕾哈娜的音乐。过了一会,他又演示了一个似乎经过多次演练的情景。他问手机,“哪个人被雷劈了7次、但却依然活了下来?”一个机械的声音回答说:“罗伊·苏利文(Roy Sullivan)。”

他说:“小孩们都爱这种问题。”

辛格说,尽管移动电话正在迅速改变这个世界,但无论是在手机应用里,还是在网页上,人们依然想要、同时也需要许多一样的东西。大量的时间仍然是用来买牛仔裤,或者是找吃饭的地方。

辛格说:“人们需要找到最好的服务来完成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这种需求并没有消失。”

他确信,不会仅仅因为我们现在提问的对象变成了手机、而不是电脑,这些问题的答案就不一样了,而谷歌搜索技术的精髓已经融进了许多类似于Now on Tap的新产品,依然最擅长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们运行谷歌15年,掌握的算法在构建未来的时候其实非常趁手。”他说,“没有这些,我们今天或许就已经迷失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