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

《华尔街日报》经济新常态下中国工厂艰难求生


中国领导人正在大力倡导“新常态”,即经济增长的速度放缓但质量提高。不过,这也令许多企业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

滕州是中国山东省一个拥有15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在过去资本廉价且充裕的年代,滕州的发展速度很快。然而,自从中国经济开始放缓以来,该市大量纺织厂、机床厂、化工厂纷纷关闭。

根据上周三公布的数据,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保持在7%,与第一季度持平。一些原本预计增速更低的分析师们对此感到惊讶。不过,该数据仍然低于2014年的7.4%。

中国政府近期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蓝图,旨在推动传统工厂在全球竞争加剧的大势下寻求产业升级及专业化。

政府最担心的因素之一是,企业的大批倒闭可能给社会造成不稳定性。汇丰(HSBC)/Markit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工厂已经连续20个月裁减了职位。5月份更是创下了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快裁员速度。

在滕州售卖饮料和方便面的小店店主任俊波(音译)说,自从几十家工厂关门以来,他的店铺生意也一落千丈。

祥源制衣(滕州)有限公司(Xiangyuan Apparel)距离他的商店有几个街区。该公司占地面积大于一整个街区,建筑物拥有仿罗马式的华美柱子,极盛时员工人数一度达到2,000人。然而,该公司似乎溃败得也很快:大楼内几乎人去楼空,缝纫了才一半的牛仔裤就那样搁在缝纫机的机头下。

对其中一些工厂来说,只是继续生产衬衫或普通化工品已难以维持运营。疲弱的需求正迅速让那些能够设法适应形势发展的工厂脱颍而出。

山鹰纺织有限公司(Flying Eagle Textile Co.)副总经理胡一腾(音)称,很多工厂将倒闭,打造一个好企业需要时间,不是引入新的机器设备那么简单。

家族企业山鹰将这个过程的两方面都体现了出来。该公司传统的棉纱业务陷入停滞,但专业化举措使这家有着100名员工的公司度过了难关。

在2008年中国经济仍在蓬勃发展时,胡一腾在上海学习企业管理后回到滕州,帮助经营这个家族企业。他很快就与父亲产生了分歧,他认为山鹰应该瘦身,集中发展主要业务;他的父亲坚持低利润率、高产量的运营方式。胡一腾说,这里的企业文化非常保守。

最终,他的父亲不情愿地同意升级一半的业务,开发了一款使用在服装生产机器上的聚丙烯胶辊。这种胶辊比国内竞争对手的胶辊质量高,而比国外胶辊价格便宜。

2011年后,山鹰没有向其位于滕州郊区的、深陷困境的棉纱厂再投资一分钱。滕州郊区地皮相对便宜。该公司把生产基地拓展到了越南或中国西部偏远地区。

胡一腾说,胶辊业务给公司带来逾人民币3,000万元(约合480万美元)的收入,传统棉纱业务收入为人民币2亿元,但前者的利润率更高。地方政府把山鹰标榜为模范创新企业。

滕州方面没有披露当地有多少家工厂破产、多少名工人被裁减的信息。记者尝试联系已倒闭的祥源制衣厂的业主,但没有成功。当地政府拒绝了记者的置评请求。

滕州市估计去年本地经济增长9.2%,这一增速看似强劲,但创下近25年来的最低水平,只有2005年增速的一半。滕州政府在其2014年统计报告中称,本地经济受到了严峻、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影响,当地建筑业放缓,工厂生产效率低下。

这种压力在一些公布财务业绩的企业身上得到体现,金晶玻璃公司(Jinjing Glass Co.)的滕州子公司便是如此。金晶玻璃公司隶属于金晶科技公司(Jinjing Technology Co.),其滕州子公司2014年收入增长14%,但当年利润下滑89%,降至人民币2050万元(约合330万美元)。

其他一些迹象也显示出这些企业的日子不好过。在滕州最大的批发及零售购物中心——滕州真爱商城(Zhenai),顾客变得寥寥无几,以至于店主们可以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比赛骑电动滑板车。

一家寿衣店店主宋常修(音)说,现在的生意差不多是25年来最差的。他表示,去世的人数和从前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料理后事的人会选择廉价的化纤制品而不是纯棉制品。

在滕州,有数十处大型的空置楼和烂尾楼住宅项目,它们大多有着好听的名字,如和谐家园(Family in Harmony)和快乐生活(Enjoy Life)等。在一个名为“和平世界”(Peaceful World)的项目样板间,营销经理朱奇瑞(音)谈道,她把希望寄托在那些从外地回来的本地人身上,希望他们会在老家买房。她表示,她说不好今年的情况会如何。

胡一腾称,他的父亲最近承认,他当初让山鹰集中发展主要业务的决定是正确的。他表示,与其把企业做大,不如把生意做小做强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