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4日星期五

热帖:罕见重手治滇 习近平刮骨中缅


  155名中国伐木工在缅甸遭遇重刑是令人错愕的结局。这155人在2015年1月时被收押,还接受过中国使馆官员逐一询问,缅方也承诺将“将加快调查和审理工作,保障中方人员的合法权益”。谁也想不到半年之后竟得到如此收场。
  不过,如以北京对缅工作的实际渠道的变迁来看,倒也可以从中读出端倪。中缅之间是大有尴尬之处的,云南本身在边境区域也颇有问题。在此番案件揭露了中共于云南管制的疮疤后,为了地图上的“一带一路”,习近平自2015年3月后于云南、缅甸的布局已经开始了自剖溃疡、刮骨疗伤的进程。
  云南边境的大问题
      北京与缅甸各界的联络渠道大约分为四类:中共中联部仍然经营新缅共与缅甸内部各党派的地上、地下往来;外交部维持与缅甸军政府的联系;安全部门和缅北诸“民地武”存在协作关系;地方政府和边境各势力维持“走亲串友”往来。这种局面直到2015年初仍然有效。北京在缅北的这种“神仙打架”的局面多数时候是并行有序的。但一旦有事,这其中的局面就会令各方都见不得人起来,云南的问题更会让北京无地自容起来。
  2015年初当缅军愤而围剿五百余名持 “克钦民主军”(原缅共残军,后在缅军与克钦独立军间反复的势力,辖区内木材资源丰富)发行的通行证的中国伐木工人时,北京对此反应就很迟缓,甚至不能马上干预潜入克钦军控制区的官媒记者报道。及至缅方宣布仍有155人被抓获,中方盘垣一番后才谈及使馆说情一事。在缅甸尤其是缅北问题上,中国多重渠道的灰色因素正在给北京、给习近平带来严重的困扰。
  长期以来,云南边境地区和缅北地带长期以来形成着一种无视缅甸当局的经济联系。根据总参谋部编写的《缅甸武装力量研究》一书,缅北各民地武之间与云南地方之间的“经贸往来”是极为密切的。伴随着高严、令狐安、白恩培、秦光荣的“非正常”变动,云南官场的恶劣生态决定了这一区域的山头林立,把触角伸向境外开始变得理所当然。以 “克钦民主军”管区为例,该组织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就和云南联合开办过“钦云联合总公司”、“雪花公司”等企业。从1996年开始,云南境内的“云森木业” 等公司也和克钦独立军等武装达成协议,开始全面采伐缅北境内稀有木材资源。尽管根据中缅2006年达成的协议,两国将全面打击木材走私。但讽刺的是,绝大多数缅甸木材仍直接从缅北入境,这就意味着当北京和内比都相互承认时,云南地方当局和为之护航的安全部门竟开始认定缅北割据势力的独立性。
 

  中国伐木工人在缅甸被判重刑

  这样一来,即便北京没有把缅北当成“克里米亚”的心思,活跃在云南的中国冒险家们在地方当局的默许下已经把这一区域当成了开设“印度洋公司”,维持“茶马生命线”的舞台。已经身败名裂的云南前大员白恩培甚至还把大理境内加工缅甸木材的工厂当成“生态建设产业化”的“龙头”,强调“这样低碳环保可持续发展的企业,一定要大力扶持”。这就无形加大了地方与某些不轨人士对缅北的非正常渗透,也造成了缅北木材走私的猖獗。更不用说军阀混战下的雇佣军、毒品和赌博生意:这一直都是当地的传统买卖。
  幸而,伴随着中共反腐的不断加剧,云南反腐也在不断揭盅,当德宏州、临沧、大理等地也被扫荡时,这也就意味着原有生态的变化。中共十八大后至今,云南已有 4位省部级官员落马,2014年起平均每周约有1人被查,直追山西。毁誉参半、牵扯较多的仇和案已经撕开一条口子,云南官场的大幅变动值得期待。云南方面似乎也已准备就绪。
  整肃云南 习近平不止换将
  当下,云南反腐已经涉及国土资源、交通、住建、社保、税务、医疗、教育等诸多领域,北京已经开始努力扭转云南的政治小气候。以2014年白恩培的被逮、 2015年仇和被查为标志,云南从中央到地方正在面临一场全面的换血行动:临沧市长李小平已经被查,德宏州更有多人落马,大理也成为官场“重灾区”。这一系列干预的结果客观上暂时阻断了以往地方、安全机构和缅北各势力的关联。
  此外,北京在安全领域的整肃也是值得注意的。尽管其中向公众宣布的内容极为有限,但伴随着安全部马建落马、中国军事科学院黄星向果敢军泄密被查,这也证明了安全领域在这一方向上并不安稳。为此,云南省省长陈豪专门擢升中央“空降兵”张太原为副省长、省公安厅长。鉴于陈豪是习近平在上海时的旧部,云南此次人事调整被外界认为大有深意。
  几乎就在同一天,武警北京总队副司令员李志刚少将也被突然调任为武警云南省总队司令员。加之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5年春节过后的首次外出也前往云南,明确释放出了中央重视云南的信号。在云南方面于3月后连续表态,称“坚决贯彻中央的大政方针和决策部署,自觉维护中央权威”等语后,云南正在发生的事情显然不会简单。
  说到底,云南与京津冀一体化无缘,却历史性地搭上了“一带一路”的便车,而且是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支点。尽管从以往的改革开放之前和初期的治国视角来理解,云南几乎相当于被嵌入发展死角。然而在深化改革开放的新阶 段,诸多限制恰恰可以转化为其不可多得的资源和优势。云南内可通达中国心腹,与长江经济带衔接,外与中南半岛里的三个国家缅甸、老挝、越南接壤。这可以使云南成为的连通内外的交通要道交流中心。当习近平准备把云南作为长出印度洋的关键时,云南稀烂的吏治,糜烂的边境地带显然是首先需要铲除的,这似乎也就揭示了中国2012年前后在瑞丽调停为何效果有限了:当北京试图调停时,地方豪强却在干扰进程。在类似问题羁糜到了2015年后,再不斩马谡,恐怕“一带一路”都会成空。
  正是因此,伴随着中国在2015年3月后的突然发力,这就让原先维持中国和缅北民地武的灰色通道突然被阻断,也让与此有关的155名伐木工暂时被抛进了 “孤岛”。在缅甸大选将近之际,为了显示缅族的威风,他们不免要当头挨上几棒。在这个时候也许就只能期待北京在桌子下面做出点成果来,让这批不幸的人在风头过去后低调回国。
  毕竟,云南已经成了“一带一路”的重要支点。他得益于和中南半岛多国之间的铁路、公路、水路等方面的便利交通,使其具有了得天独厚的潜在价值。决策者对云南越是看重,就越需下重手用大力整顿改造,云南在短短两年内发生如此多的变化,受到如此多的关注也就在情理之中。当云南被置于如此的放大镜之下后,这其间的问题就需要加大力度解决。这也意味着北京对于云南尤其是边境地带的整治还将继续下去,而缅北和云南的灰色通道也将在各路钦差大员干预之下继续被阻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