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博讯:中共网络沙皇鲁炜 开右灯向左转之左“道”


鲁炜在6月30日的所谓全球互联网治理联盟首次理事会上,大谈习近平的国际治网之道,在巴西举行的此次国际会议,欧盟副主席代表康斯坦丁竟然吹捧中国的互联网治理模式堪称完美。难怪《时代周刊》将鲁炜选入影响世界的100人之中。去年为习近平撰写评价的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今年为同是领袖类别的鲁炜主笔。对于被称为“中共网络沙皇”、“中国防火墙”的鲁炜,洪博培认为:作为缺乏透明度的中国网络领域领袖,鲁炜有与角色不相称的坦率直言。基于社会稳定理由,鲁在中国推行更强硬的网络管制,这给年轻一代的中国技术精英带来文化冲击。鲁炜的选择或将赋予中国网络自由,也可能进一步打压中国社会表层之下日渐兴旺的天然好奇心。无论他如何选择,必将影响千千万万人生活。

洪博培在点评中用“或将赋予中国网络自由”误导了西方社会,在鲁炜管控下的中国互联网,其实际的表现越来越极左才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实。上个月的长江翻船事件,只见中共官方的统一口径报道,不见网民的其它声音。比起胡温时代的温州地铁撞车事件,网上言论的反响可谓天地之别—–胡温时代中国的网络管制要宽松得多。导致442人死亡的“东方之星”比起导致40人死亡的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事故要严重得多,疑点也多得多,这样一起中共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交通死亡事故,可谓悄无声息的随风而去,鲁炜,这位习近平的互联网总管,真可谓“功不可没”。

或许是鲁炜貌似开明的对外交往形象掩盖了其极左的管控事实。同样是枪击案,庆安枪击案,对比2012年重庆警方击毙周克华,我们看到与翻船事件类似的网络反响——不同的声音和质疑,瞬间消失,甚至不留痕迹。如今一个上访访民徐纯合在众目睽睽、外加监视摄像头的监视下被击毙的社会反响,竟然远远低于当年的银行抢劫犯,这难道是鲁炜被众多西方政要称道的原因?如果是,那么是否意味着人类的普世价值在堕落?

据中共网信办内部人士透露,鲁炜对于互联网的管控用疯狂来形容毫不为过。在香港占中游行期间,其人天天睡在办公室,为了铲除网上不同的声音,连洗澡的时间都用于开会删帖。据已离开中央网信办的人员透露,鲁要求手下人员,遇突发事件,务必24小时坚守工作岗位,不堪重负的该工作人员自嘲,如今的大陆哪一天没有突发事件?哪几天不是恶性事件连连?于是中共网信办的许多老人因为无法忍受鲁炜工作习惯纷纷离职,以至于人手不够的鲁炜,亲自打电话给一些表达不同观点的大V。据记者从有关微博大V处了解到,鲁炜在警告对方的通话中,竟然以你如果反对共产党,我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来威胁。试问被蒙在鼓里的洪博培,如此凶悍霸道的鲁炜,有任何可能赋予中国网络自由?

过去两年中共对于宣传方面的管控,尤其是对于互联网的管控之严厉,远远超出了过往的任何时期。人们将其归咎于习近平对于毛的效仿,并不全面,习治下,类似于鲁炜这类官员的层层加码管控,是更进一步的原因。

去年鲁炜利用中美互联网高峰会,在美国掀起的所谓鲁旋风,究其根本,是西方媒体错误地视其为开明豁达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代表。殊不知,鲁炜坐在扎克伯格办公椅上,拿起桌子上习近平著作讨论的照片,简直就是中共的宣传片,效果恐怕真比当年雷锋学习毛选的宣传画要好出千万倍。今年,鲁炜将在乌镇继续举办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去年的所谓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乌镇举办时,明镜创办人何频曾形象地指出:该大会前面应当加上两个字才名副其实,这两个字就是“对付”,全称应当是“对付世界互联网大会”。习治下的中共在管控互联网方面,比起毛时代对于宣传的管控,的确更加地“与世界接轨”,非但如此,貌似开明实则处心积虑地捍卫中共政权的鲁炜,竟然还成为了一些西方人士学习与借鉴的榜样,或许真的只能用“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来感慨高压下的中国大陆互联网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