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热帖:美元劫杀人民币高潮期大幕正拉开


  随着上周上证指数暴跌13.32%,中国超级财富再分配正迎来转换的关键时刻——从2005年7月份开始的金融洗劫实业的超级财富再分配已接近尾声,而美元劫杀人民币高潮期的大幕正徐徐拉开 。
  这根跌幅达13.32%的超级周阴线,在A股空前的融资杠杆的背景下,它意味着消灭了最后加杠杆者,这些人的财富被消灭了,市场人气则溃散,很难有更冲动的人放更大倍数杠杆去接盘了,即 不可能有力量将股指推的更高了——上证指数5178很可能就是A股顶。
  这其中,最悲剧的是那些在制造业中苦苦挣扎,最后经受不住股市暴涨诱惑,把A股上涨看成最后一个希望,动用最后的流动资金,去放杠杆炒股牟利以补养实业者。他们在这次股市暴跌后将 基本没有机会解套——即通过制造业辛辛苦苦创造的物质财富已经彻底被金融投机者所洗劫,等待他们的是企业破产,甚至家破人亡。
  这是过去十年中发生在中国的超级财富再分配——“金融投机”杀“实业财富”落幕的最后鸣金声;同时也是正在发生的未来十年超级财富再分配——“美元势力”杀“人民币财富”即将进 入高潮的警钟时刻!

  人民币升值开启“金融杀实业”时代
  2005年是中国制造业的“黄金岁月”,也是中国“世界工厂”财富效应的最高峰。
  2005年中国贸易顺差高达1020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了惊人的218.9%——这是一个空前也必然绝后的纪录,反映了急剧增强的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那时制造企业凡是开工几乎都赚钱,都有 较好的利润可以滚动发展。这因为当时最有利于中国“世界工厂”发育的环境:1、人民币仍然保持在亚洲金融危机时的1:8.3,很有国际竞争力;2、劳动力非常便宜且能吃苦耐劳,珠三角地 区工人月工资也就1000多元,七天70小时工作是常事;3、土地、环境等价格很便宜;4、原材料价格也很低廉;5、中国加入WTO国际贸易壁垒下降。中国的实业积蓄了相当可观的财富。
  由于中国“世界工厂”竞争力急升,国际上给中国施加越来越大的人民币升值的压力,2005年7月,人民币对美元一次性升值2.1%,并由此开启了不断加速升值的通道。与当年吸引外商直接投 资,进来的都是跨国公司制造企业不同;人民币升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金融资本以热钱方式投机中国——赚取三个利润:1、人民币升值的汇率收益;2、中美利差收益;3、在中国的投资 收益。
  2005年7月开始的人民币升值+股权分置改革的成功,吸引了巨量国际热钱投机中国股市,推起了2006-2007年的A股大牛市,并顺势推起了国有四大商业银行和诸多金融机构的上市,也激活了 国内的金融势力。这使得金融势力逐渐成为国内财富再分配的主角。
  金融势力的崛起使得中国国内的财富分配模式发生了质变——原来通过物质资源和劳动创造财富享用财富。但因为人民币升值,导致国际热钱流动性巨量涌入,传统的实业无法容纳,势必涌 入金融市场,转变为以汇率、利率、投资品、原材料等价格的跌宕起伏进行财富再分配,即有能力运用这些工具的金融势力去剥夺没有这种能力者过往创造的财富。
  此后,以“金融势力”搏杀“产业资本”为特征的财富再分配发生了如下几轮:
  ——2005年7月-2014年1月,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36%,由于中国制造业无法对下游欧美消费端转嫁压力,不得不自行消化,严重侵蚀了其利润。它们的损失其实就是国际热钱的汇率收益! 此外,劳动力、原材料、环境价格上涨都在蚕食制造业的生存空间。
  ——2006-2008年,A股的暴涨和大跌,使得金融资本快速增值,而产业资本相应缩水。特别是那些最后耐不住寂寞的产业资本,在上证指数5000点以上买进去的,更在后来的大跌中输掉了很 多财富现金积累!
  ——2005年至2013年,中国土地和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涨幅高达300%以上,这除了转嫁给了刚性需求的购房者外,就是转嫁给了必须在土地上建工厂、必须有房子住工人的实业。换言之, 房地产泡沫很少创造真正的财富,它绝大部分是财富再分配,在政府、房地产商和外资等投机客获得丰厚的利润的同时,即刚需居民和制造业被剥夺财富积累的过程。
  ——中美利息差导致的国际热钱收益。中国央行人民币基准利率由2004年10月的2.07%提高到2007年12月的5.25%,与此同时美联储的基准利率从2006年6月的5.25%下降到2008年的0-0.25%。这 成为国际热钱的重要收益,却要中国居民和制造业来承受。本质而言,这是美联储印出钞票流入中国,要中国央行、居民和企业来支付利息。
  ——由于国际热钱带动国内热钱流入房地产和股市追求超额无风险收益,导致中国制造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越来越难,成本越来越高。因为人民币升值、劳动力和土地环境等资源价格大 幅上升,实业经营利润很少,甚至大部分亏损,如果不想关门,只能借贷,商业银行正规贷款10%利率能借到就很不错了,民间借贷最近几年常规在20%以上,50%以上也不鲜见。
  实业越来越穷途末路,而金融投机的暴利给了实业企业家越来越大的刺激诱惑,在2015年“美元势力杀人民币资产”高峰前夜的最后“欲取先予”的A股牛市行情中,当他们中有人经受不住诱 惑,最后试图去放杠杆赌最后一把的时候,股指暴跌那不仅输掉了其过去所有的财富积累,更输掉了未来的人生希望。
  在过去“金融杀实业”的十年中,本人曾试图“螳臂当车”——2005年-2007年借助主管《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的机会全力阻击人民币升值。在2010年10月中钢在北京举办的钢铁行业峰会 上明确预警:钢铁业和制造业顶峰已到,应当急流勇退,或转移国外,方有可能保存财富成果。2011年8月,在唐山由大连期货交易所举办的会议上,当时螺纹钢价格约为4800元/吨,本人预 测未来将下跌到2500元,并指出工业品下跌是未来几年大趋势,应当用期货做空来进行财富保值。当时很多人觉得本人是疯了(这个预测在2014年11月18日成为现实,今年6月17日更是跌到了 2218元/吨),能够听进去急流勇退的很少,能够有定力执行好长期做空套保的企业也很少,因为金融保值的能力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建立的。如今,绝大部分钢贸企业已经消失,很多钢铁企业 已经绝望。
  如今,随着A股上周的凶猛做空杀跌,对金融投机者而言,利用金融市场(特别是做空工具等)劫杀制造业财富积累,金融劫杀普通居民财富积累已经接近画上完美的句号。
  接下来,即将进入高峰的是——“美元势力猎杀人民币资产”。

  人民币贬值即将拉开“美元杀人民币”尖峰时期
  美元剥夺人民币其实早就开始。
  从外商(FDI)直接投资中国到国际热钱投机中国,外资来到中国不是学雷锋的,它们是来赚钱的。FDI还曾经给中国财富增长带来过两个增量:1、投资建厂早期带来的财富增量;2、 对美国 和西方出口扩大的财富增量。但毫无疑问,从中长期而言,FDI是要赚取财富的。2005年前后,当跨国公司在中国很多行业形成垄断性竞争优势后,源源不断的利润输出势在必然,这无疑会切 走国内的蛋糕份额,成为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的原因之一。
  如果说FDI获取利润因为曾带来阶段性增量,且投入了技术管理等,其所得有合理性的话。那么,美元金融投机资本涌入中国,他们基本不创造新增财富,主要在进行财富再分配,他们在股市 、楼市、汇率、利差、PE/VC等方面赚取了巨额利润。据本人估测其总额迄今已经不下于1万亿美元。
  在境外,中国的外汇储备积累更是为美国等所享用,由于FDI、贸易顺差和国际热钱的积累,中国外汇储备最高峰在4万亿美元左右,但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法》第29条明文规定:“中国人民 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因此外汇储备只能购买美国国债等外币资产,可以借给美国政府进行社会保障和住房补贴,而不能借给国内社保用一 分钱。高峰时中国央行购买美元资产占外储比例高达70%,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其中仅购买两房债券就达3760亿美元,差点因两房破产而血本无归。总体而言,这些美元资产因为美联储Q1-4 而受到了严重稀释。
  这些已经发生的“美元对人民币”的洗劫之所以尚未令中国人感到刺痛,那是因为这尚在“温水煮青蛙”的量变过程中,由于国际热钱与中国土地财政一道推高了房地产泡沫,使中国人的账 面财富在增值,这掩盖了中国人在相对财富分配份额不断减少的真相。最近一轮股市上涨的效应更麻痹了很多国人,不知道“美元杀人民币”最惨烈的时期即将到来。
  美元与人民币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元是境内外双边资本,人民币是仅在国内的单边资本;美元势力(以索罗斯为代表)是有做多做空双向操作的成熟能力的,持有人民币的国人绝大部分只 会做多。在金融市场上,境内外双边资本因为有空间优势,一定是杀单边资本的;做空做多的双向资本,一定是杀单向资本的。这就像美元是一个既持有矛又持有盾的武士,而人民币武士只 持矛。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美元武士”与“人民币武士”的利益搏杀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在人民币升值共同推高楼市、股市等泡沫中,美元切走了人民币的相对份额,即中国人的人民币财富向美元势力转移;2、 在人民币贬值过程中,美元势力通过做空中国股市、债市、汇市和房地产等获取暴利,引发中国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使得人民币财富的绝对价值急剧缩水。与此同时,美元兑人民币大幅 升值,导致美元资产对人民币资产的乘数级别的升值。3、在人民币资产大幅贬值、无人问津、无力自救的情况下,乘数级升值的美元势力再回到中国,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全面收购中国的优 质资产,特别是金融机构资产。这将导致中国经济的彻底“殖民地”化。即中国人在与美元势力的博弈中完败,美元势力可能完美剥夺中国人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奋斗66年来奋斗的财富积累。
  在上述三个阶段的博弈中,在第一阶段,美元金融资本与中国人民币金融资本、国内权贵资本是有共同利益的,它们通过共同推高楼市、股市、土地、原材料、汇率等价格,以相对麻醉的方 式转移中国普通百姓和实业的财富;在第二阶段,财富博弈将主要在美元金融资本与人民币金融资本、权贵资本中展开,后者将成为输家;在第三阶段,美元金融资本将力图降服并控制人民 币金融资本和权贵资本,成为其从属性资本,即前者成为后者的主人。

  美元势力做空人民币财富的三大条件基本到位
  这一轮A股的暴涨,本质上是在人民币长期升值的背景下,中国人民币资产的最后一个相对洼地被填平了,即中国各种主要人民币资产,包括人民币、股市、债市、楼市等均已处于高估的状态 。只待三个条件到位,就可以全面做空人民币资产,从美元搏杀人民币的第一阶段转入第二阶段。
  这三个条件分别是:1、美国经济竞争力战略性夯实而中国经济严重地全面透支,即美元越来越实而人民币越来越虚;2、做空和收购中国人民币资产政策条件到位,包括各种人民币资产的做 空工具,比如股指期货、融券、转融券、期权;国债期货;利率市场化;放开资本项目与人民币汇率期货;存款保险条例以允许金融机构破产;不限制收购中资股权范围和股份比例的中美( 欧)投资协定等等。3、石油和粮食危机引发中国严重的输入性通胀,使得中国最后的自救方法——超级货币宽松(中国版QE)失效。楼市、股市和债市等均会因严重的通胀而被爆破。目前, 这三个条件均已基本到位:
  第一、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中国却在吃药——从4万亿救市到稳增长、城镇化、预调微调……,政府和企业杠杆迅速攀升,从2009年初以来新增贷款超过建国前60年的3倍以上。参考麦 肯锡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从2007年到2014年中国总体债务水平增加了4倍,全部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282%。明显高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其中债务最沉重的是非金融企业(主要是制造业 和房地产商),占GDP的比例高达125%。这份报告也印证了我们关于实业被金融剥夺压制到极限的判断。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在中国输入巨资,以及美国QE稳定金融和财政局面后,通过再工业 化、低利率、能源独立革命、股市刺激科技创新等一系列方法,已经恢复到比金融危机前更健康的状态,机器人革命等也在弥补美国劳动力昂贵的短板等。
  第二、做空和收购中国人民币资产的政策已经基本到位,现在仅差开放资本项目和签署不受限制的中美(欧)投资协定了。美方将在本月22-24日召开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对此发起最后 总攻。本人预计美方至少能够达成部分目标。
  第三、引发石油和粮食危机,导致中国严重的输入性通胀,引爆中国人民币资产危机,美元势力乘机大力做空。目前,美国在波斯湾和东欧的地缘政治危机的布局均已到位,不久就可能因伊 朗战争和乌克兰冲突中断波斯湾和东欧的石油天然气供应,引发严重的石油危机。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由于美国能源独立运动大获成功,美国石油正常供应可以支撑2146,欧洲仅为102天,中 国仅为75天。中欧将因此受到重创而美国将获得极大利益;石油价格暴涨将推动乙醇汽油的生产,增加对玉米的需求,同时推高化肥的价格,拉动农产品价格上涨。此外与1997-1998年同样严 重的厄尔尼诺现象已经形成,也将严重影响农产品产量。倘若石油粮食危机被引爆,则中国人民币财富将很难逃脱被美元势力猛烈做空的命运。
  如此严重的风险已经近在眼前,本人在过去三年中也在不断地预警。但遗憾的是,当今无论是决策层还是国内金融机构、制造企业或者老百姓都没有必要的危机意识,更在于近半年的牛市泡 沫中被刺激得非常亢奋,做着躺着赚钱的发财美梦。甚至于有关部门正极力对开放资本项目进行冲刺。
  现在已经是避免最坏情况的最后机会了,留给中国纠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甚至只有三个月以内的时间了。对于国家而言,立刻中止资本项目开放和中美投资协定谈判;对于企业和百姓而言 ,应采取措施分散人民币资产的风险。

  A股上周的暴跌就是最明确的市场警钟,如果A股接下来出现连续性暴跌,甚至人民币股市财富被打回原形,届时就很可能是美元势力全面做空中国的总攻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