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6日星期一

媒体解密:在刘志军窝案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女眷”们

文章来源: 政知局 于 2015-07-06

7月6日上午,铁道部贪腐窝案中最后一个受审的“女眷”叶晓毛走上了法庭。她跟丈夫都是铁道部的老人儿,也都是原铁道部长刘志军的下属。叶已从铁道部行管局机关服务中心退休,而她丈夫则是之前大名鼎鼎的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苏顺虎。
至此,小编终于可以捋出一串刘志军窝案的“女眷”,有的是法律认可的伴侣,有的则是“发生并保持不正当关系”的女性。

叶晓毛“挣”的钱比老公还多

7月6日上午,叶晓毛因涉嫌受贿罪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此时距其丈夫苏顺虎被判无期徒刑已有9个月。

检察机关指控,2004年至2011年间,叶晓毛在明知其丈夫苏顺虎利用担任原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副局长的职务便利,为三家单位谋取利益的情况下,仍伙同苏顺虎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300余万元。

小编获知,在苏顺虎案中,苏顺虎分别接受山西曲沃县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邦才、江西中创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云富、北京铁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的请托,为这3家公司谋取利益,收受三人给予款物折合人民币2489万元。根据检方指控,这其中与叶晓毛有关的数额达1300余万元,超过苏顺虎受贿总额的一半。

叶晓毛是怎么“挣”得比老公多的?比如,苏顺虎收受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某3次给予的好处折合人民币85万余元,这些钱都是直接给的叶晓毛。为了“公关”叶晓毛,企业老板以过年送礼、赔偿丢失的汽车、庆贺叶晓毛儿子结婚等名义给叶晓毛送钱。此外,除了直接给叶晓毛送钱,还有企业出资给叶晓毛的儿子苏某成立企业,并让苏某在其中占有98%的绝对股份。

小编了解到,叶晓毛在最初起诉阶段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但检方起诉阶段罪名被变更为受贿罪。

罗菲傍上“中国高铁第一人”


在认识“中国高铁第一人”、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之前,罗菲是中国铁路文工团歌舞团的一名女高音歌手,她曾代表铁路文工团参加2010年的青歌赛。成为张曙光的情妇后,许多讨好罗菲的高铁民企老板纷至沓来。有企业老板直接送给张曙光200万元现金,张曙光将其中部分用于消费,其余的用来给罗菲买了房子;也有企业老板带罗菲外出游玩,给罗菲购买价值数十万元的手表;因为罗菲抱怨收入低,为了讨好张曙光,有企业直接让罗菲到企业“上班”,每月给罗菲发工资,而事后查明,罗菲其实每月都在领“空饷”。

小编得知,在张曙光一案中,罗菲的作用非常明显。相关司法文书显示,张曙光受贿的金钱有较大部分与罗菲有关或者被罗菲花掉。张曙光用从企业受贿所得给罗菲买了房,企业为了巴结张曙光,还给罗菲购买名牌手表,并让罗菲到企业挂名任职、领工资。这部分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98万余元。最后罗菲得到的并非锦衣玉食,也没有白头到老,而是5年的铁窗生涯。

钟华跟情夫贪千万元判了15年

钟华的情夫闻清良曾担任太原铁路局副局长,分管铁路运输等方面业务。钟华本人也曾是太原理工大学校长办公室副主任。

闻清良受贿案中,他的6起受贿有3起是单独受贿,还有3起便是与情妇钟华共同受贿,两人共同受贿金额达到了1800余万元。其中最大一笔受贿款1400余万元,便是他和钟华共同收下的。

行贿他们的企业都涉及到铁路运输。比如,2010年2月至2011年2月间,钟华化名周丽君,伙同闻清良为山西光大焦化气源有限公司解决铁路运输计划问题提供帮助,先后收受该公司总经理任某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1455万元。此外,钟华还伙同闻清良为其他两家公司解决铁路运输计划问题,并收受贿赂350余万元。

最后呢?钟华直接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刑15年。

丁书苗获利20余亿的“掮客”

与刘志军关系密切的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早已闻名海内外。她在铁道部窝案中的角色比较特殊,扮演的更倾向于一个“掮客”的角色。

小编了解到,通过刘志军,丁书苗帮助其他企业中标工程,然后再向这些企业收取巨额“中介费”。投标人通过中间人找到丁书苗,丁书苗写条子递给刘志军,刘志军打招呼让这些投标企业中标。然后中标企业给中间人“中介费”,中间人再把钱分给丁书苗。

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伙同他人,先后使23家投标公司中标“新建贵阳至广州铁路站前工程8标段”等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丁书苗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的手段从中获取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数额共计人民币20余亿元。为了表示感谢,丁书苗为刘志军花钱、帮刘志军办事,以这种方式向刘行贿4900万元。

等待丁书苗的,是行贿和非法经营罪,以及20年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