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中国新国安法生效 政权安全第一位



  全国人大常委会昨日以154票贊成、0票反对及1票弃权,通过了新版《国家安全法》,国家主席习近平昨日签署主席令后,即时生效。法律中把「政权安全」列为各种安全议题之首,并在任务中明确坚持中共的领导。国安法对于国家安全的界定十分广阔,从军事安全、文化安全乃至粮食安全、太空与极地的安全均有包涵。有法律学者指出,这是一部宣示性大于操作性的法律。
  昨日通过的新《国家安全法》共7章,对维护国家安全的任务与职责,国家安全制度﹑国家安全保障﹑公民及组织的义务和权利等方面作出了规定。总则第2条明确了国家安全的定义,「国家政权」排在首位,「国家安全是指国家政权、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对处于没有危险和不受内外威胁的状态,以及保障持续安全状态的能力。」在第2章关于维护国家安全任务的叙述中,开头即指出,「国家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开首即提「坚持共产党领导」
  国安法对国家安全的定义广泛,从政治安全、国土安全至军事安全、文化安全、粮食安全(见上表)。然而,文件对不少概念未作具体的定义。在谈及文化安全的部分,文件指出,要「防范和抵制不良文化的影响,掌握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但没有说明何为「不良文化」。在网络安全部分,文件指,要防范和惩治包括散播违法有害信息等网络违法犯罪行为,但没有说明何为「违法有害信息」。
    国安界定广 涵粮食太空安全
  在第四章国家安全制度中关于「审查监管」的部分,国安法定稿较5月初官方网上公布的草案二审稿更为详细。文件指出,国家对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外商投资、网络产品、建设项目等,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傅华伶对本报表示,昨日通过的国家安全法是一部宣示性的法律,实际上较难操作,具体操作仍要靠其他相关法律。他指出,除了港澳台部分,国安法并无太多新的内容,只是把不同的法律堆砌到一起,相当于国家安全方面的「宪法」,例如其关于戒严和动员的规定,已经涵盖在《戒严法》和《国防动员法》中。
    学者:宣示性大于操作
  他认为,中国维护国安的做法将向新加坡模式靠近,一方面在政治上打压愈来愈残酷,另一方面,在管治能力和法律程序、司法系统建设上,会愈来愈趋于正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