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

中国出口商找到省钱窍门:取道哈萨克斯坦再入俄罗斯

目前看来,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并非政治联盟,对外关税也尚未完全统一,中国出口商看到了这个机会,找到了打开这片市场的一道“捷径”:从关税较低的哈萨克斯坦进入,再输出到其他成员国。

周洲



近日,根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俄罗斯审计署审计员谢尔盖·施托戈林根据中国进口商品是否足额上缴全部税费的检查,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国出口商为了避免向俄联邦预算纳税,不直接穿过中俄边境线,而改为通过欧亚经济联盟的伙伴哈萨克斯坦对俄输出货物。

施托戈林就此事致信了俄政府和俄联邦海关局,称“进入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商品总数增长,而同一时期进入俄罗斯的商品总数下降。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分析证明,这些货物的报关可能从俄罗斯流向了哈萨克斯坦。”

他指的是,中国出口商利用了欧亚经济联盟成员之间不同的关税水平,规避与高水平关税成员直接贸易,改为从低关税水平成员取道转口贸易。

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经济一体化的区域联盟,于今年1月1日正式启动。联盟成员目前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欧亚经济联盟的理念由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于1994年在莫斯科大学演讲时首次提出。

欧亚经济联盟的前身是俄白哈关税同盟。2014年5月29日,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三国总统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根据条约,欧亚经济联盟的目标是在2025年前实现联盟内部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推行协调一致的经济政策。

这是一个拥有1.7亿人口的大市场,而中国是欧亚经济联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国内一些学者担心欧亚经济联盟会影响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而目前看来,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并非政治联盟,对外关税也尚未完全统一,中国出口商看到了这个机会,找到了打开这片市场的一道“捷径”:从关税较低的哈萨克斯坦进入,再输出到其他成员国。

早在2011年7月1日,根据俄白哈关税同盟的文件,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之间就取消了关境,两国之间已经实现了零关税。

俄白哈关税同盟是以俄罗斯的关税为蓝本。哈萨克斯坦的关税水平较低,俄、哈两国最初税率重合度仅为36%,所以哈萨克斯坦根据俄白哈关税同盟上调了5044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占其当时进口商品总量的32%,哈平均关税水平也由此前的6.2%提高至10.6%,其他产品则申请了1~4年的过渡保护期。

哈萨克斯坦目前的进口关税总体算下来大约为12%,这比俄罗斯18%的关税成本要低上1/3。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原油等大宗商品之外,中国输哈的轻工业和纺织产品出现上升,输俄出现下降。

在施托戈林的统计中,近一年以来,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帽子供应量上涨了52%,而对俄罗斯却下降了43%;哈萨克斯坦针织圆领衫的进口量增加了27%,俄罗斯则减少了31%;各类长短袜制品,哈萨克斯坦进口增加了209%,俄罗斯则下降了12%,而在手套和无指手套方面,哈进口激增409%,俄罗斯只增加了19%。

而中哈边境上的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尔果斯口岸贸易量确实出现了“井喷”。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2014年入出区货物达275.45万吨,同比增长超过500%。

中俄贸易的下降态势还在继续。2015年上半年,中俄贸易额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0.2%,降至310亿美元。

俄联邦工商会上合组织和独联体国家经济一体化问题委员会主席萨拉马托夫称,从中国的进口情况要更加悲观。今年前4月,俄从中国进口的汽车、火车头、车厢的供应量下降了超过50%,各种电动汽车和设备、鞋子、服装、运动器械、玩具的进口量缩减了约40%。

除了原油价格腰斩、卢布贬值和俄经济下滑的影响之外,根据俄联邦海关局驻哈代表处估计,由于从独联体之外国家进口的商品报关从俄罗斯流失至哈萨克斯坦,令2014年的国家预算蒙受了近3820万美元的损失,即14.7亿卢布。

而哈萨克斯坦今年12月还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成为正式成员。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哈萨克斯坦平均进口关税将从现行的的10.4%(欧亚经济联盟统一关税)下降到6.5%。其中,农产品平均关税将为10.2%(目前为17%),工业产品为5.6%(目前为8.7%)。

哈国关税水平还要再降低近4个百分点,这对于想要拓展中亚和欧亚经济联盟市场的中国出口商来说是个大利好,但这对于关税水平高的联盟成员比如俄罗斯来说显然不是啥利好。

对此,欧亚经济联盟委员会经贸部长安德烈·斯列普涅夫在6月的一个论坛上称,哈入世后,哈国进口关税在6~7年间可以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做到平衡。

也就是说,在6~7年间,哈国进口关税都将低于欧亚经济联盟进口关税。“鉴于此,我们需要谋求实现立法一体化,最重要的是要制定行政管理措施,避免商品进入其他区域。”斯列普涅夫说。

斯列普涅夫口中的“行政管理措施”显然是要制止包括中国出口商在内的非欧亚经济联盟成员从低关税的成员处报关、再图二次出口的“省钱”行为。在这个行政管理措施出台前,都是中国出口商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