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股市暴跌会不会蔓延到实体经济?各方观点并不统一

6月中旬以来,上证综指断崖式暴跌近30%,A股市值蒸发20万亿元左右。市场的激烈震荡会否影响到整个宏观经济增长?有市场分析认为,暂停IPO意味着股市向实体经济融资的功能减退,进而担心股市暴跌将蔓延至实体经济危机。

叶静宇



6月中旬以来,上证综指断崖式暴跌近30%,A股市值蒸发20万亿元左右。这么剧烈的波动会不会影响宏观经济走势?尤其是7月4日,监管层决定暂停IPO救市,有市场分析认为,暂停IPO意味着股市向实体经济融资的功能减退,进而担心股市暴跌将蔓延至实体经济危机。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发布研报分析,金融向实体的感染可能通过“资产负债表渠道”(balance sheet channel)和“信贷渠道”(lending channel)两条路径发生。

所谓“资产负债表渠道”,就是股市的暴跌导致持有股票的居民或企业财富缩水,资产负债表受损。

按照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截至6月26日的期末持仓人数5076.6万进行计算,上周人均亏损约15.17万元,近三周累计人均亏损近41.3万元。以2014年全国人均年工资49969元计算,每人近三周约亏掉八年工资。

理论上,财富缩水可能带来的后果是,居民或企业支出下降,甚至需要持续存钱还债,从而压低实体经济总需求。另外,如果经济中不少主体以股票为抵押物借钱,那么股价下跌会降低抵押物价值,进而影响相关主体的融资能力,对其经济活动带来不利影响。

日本在1990年资产价格泡沫破灭、房价和股价大幅下挫之后,就陷入了这种“资产负债表衰退”的状态,经济连续二十多年增长缓慢。

此外,股价下跌对金融机构也会造成影响,降低其向实体经济提供融资的能力,从而在实体经济中形成信贷紧缩,拉低经济增长,这就是所谓的“信贷渠道”。

不过,多家投行和机构认为,从相关数据和中国企业的融资结构来看,通过这两大途径将股市危机传导至实体经济的可能性很小。

居民消费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股指大幅走牛的同时,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却从2014年5月的12.5%下滑到今年5月的10.1%。汽车一般被认为是最能体现股市财富效应的商品,但国内汽车销量的同比增速却也从去年5月的7.6%下滑到今年5月2.1%。

徐高指出,在过去一年的宏观经济数据中,找不到股市财富效应的痕迹。究其原因,应当是消费者本就预期此轮股市上涨不可持续,因而并未因为股市财富的增加而提升其消费。相应的,今年下半年也应该很难看到股市下跌对消费带来的负面影响。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也指出,尽管此前股市大涨、股票投资者迅速增加,但股票资产在家庭金融财富中占比仅有大约20%,远低于存款占比54%;如果把不动产财富纳入进来,股票资产在家庭财富中占比会进一步下降到12-13%。

但股市暴跌确实可能会降低企业获取融资的能力,关键在于这种影响将有多大。

徐高指出,股市财富缩水最直接影响的是企业利用股权质押获取融资的能力,但目前国内企业利用股权质押融资的规模仅占社会融资总量比重不超过1%。信贷的绝对主体是银行,2014年银行信贷占社会融资总量比重超过60%,在这样的格局下,要在实体经济中形成信贷紧缩,一定是银行体系受股市动荡感染,放贷能力被大幅削弱。

光大证券的模型估算,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上证综指跌到2000点,融资盘一直不平仓,融资盘可能给券商带来约3000亿的损失,给银行带来不超过4000亿的损失。这一量级还不至于威胁到金融体系的系统稳定性。

瑞银在周三最新报告中认为,中国股市震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有限,而且应不会给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该投行维持对中国2015年经济成长6.8%的预估不变,并重申资本账户可兑换不应加快进行,除非在国企和金融业改革领域取得更大进展。

不过,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潘英丽指出,除了应警惕系统性风险引发信用事件与违约事件,从而把危机从股市引向实体经济外,也应看到,资本可能大量从中国外流,引发本币贬值,使中国经济与金融转型受到挫折。

上海一位私募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如果上证综指继续暴跌,资金外流,中国陷入“汇率战”,那才是实体经济面临的最大危机。

事实上,在股市危机的阴影下,中国实体经济本身已经处于相当困难的局面。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告诉界面新闻,据其调研,中国多个省份的实体企业生存状况实际上比公开数据显示的要糟糕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