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星期日

小收煞:灾后评估


共产党的方向感,令人拍案叫绝。能够执政一个甲子,已经不是进一步退两步那么简单,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漠视商业原则和国际标准,把长官意志坚决进行到底。共产党式「暴力救市」,手法之原始,力度之强劲,令人大开眼界,被香港股民形容为Gamchulia ,即是广东话「监粗黎」,书面语:「发了狠劲,蛮干」。辛辛苦苦三十年,几乎回到改革开放前。每隔一段日子,中共就会亲手破坏自己所累积的成就以及牺牲一群追随者,绝非正常人所为。并非东方神话「凤凰涅盘」,也不是西方商学院语言Creative Destruction ,而是失心疯、瞎折腾、恶性循环。根据病历推断,应该是遗传的,源于基因变异,所以无药可救。

层压式救市

中国式的经济管理手段,也只有在大陆才行得通。股市变成宏观调控的手段,国家机器的一部份,领导人的政绩工程,并非为解决企业的融资需求而设。当实体经济缺乏增长动力,改革进入瓶颈阶段,利益矛盾无法解决,就自己制造资产泡沫,情况可能失控,就要求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增持或回购股份,公司于是乘势要求员工认股。官府交托的政治任务(托价),由员工来分担。员工为保饭碗,倾尽储蓄。官府为了自保,抢大股东的钱,而大股东则抢小股东和员工的钱。这是一条由权力打造出来,非常具备中国特色的食物链(Food Chain),只能以「森林定律」(Law of the Jungle) 或者「血酬定律」(暴力强者说了算)来解释,西方商学院的「代理人理论」(Agency Theory) 并不适用。这种商界为了配合官府而发动「层压式执行政治任务」的风气,近年开始吹到香港,令打工仔女非常抗拒,请参考这个博客内的另一篇文章<交数>(四),日期是2014 年8 月11 日。

问题是:万一日后公司的股价下跌,甚至停牌、清盘或结业,又或者公司早已被掏空,根本不值这个价钱,员工的损失又由谁来承担?官府今日怕股价下跌,明日就不怕打工仔女输掉身家上街?官府禁止「层压式传销」,自己却搞「层压式救市」,即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在香港上市的「神仙股」汉能薄膜(港股编号:566)是个好例子,根据主流传媒的报导,停牌前大股东(李君河)多次向银行抵押股份贷款,又向员工售股,之后股价暴泻和停牌,员工的账面损失至少四成。另外,还有跟母公司之间的可疑关连交易,被香港的监管机构叫停。这间公司,问题多多,欲知详情,请上网。这种质素的上市公司,大陆A 股市场多的是,官府间接地迫打工仔女入市,跟迫人跳楼又有什么分别?还谈什么维稳?还是统治集团的某个派系只求自保,不择手段把穷人推出去送死?难怪大陆人千方百计想逃,就算大人跑不掉,也要设法把孩子和金钱转移海外。今次股灾中,官府的处理手法,只会令大陆人加速走资,令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增加。香港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上海人开始兑换美金了。至于中国的实体经济是否会雪上加霜(原因:民间的资金被股市套牢以及财富效应没有出现),则有待观察。

大海航行靠舵手

经此一役,中共自乱阵脚,暴露了外强中干的本质,成为旁观者眼中的纸老虎和国际大笑话。香港有不少评论认为,今次股灾,背后牵涉中共的派系斗争,即是:天神借股市角力。尘埃落定之后,是否会有人头落地,不同派系之间的势力平衡如何变化,由于牵涉太多的国家机密,香港蚁民无法预测。正所谓:「大海航行靠舵手」,派系斗争未完,不知道谁人掌舵,金融体系和人民币的改革开放与国际化进程不免会受影响。那些(表面上)用来带动国家发展的大白象工程(例如:一带一路)到底是谁人的Pet Project ,是包子派还是江河派,是否会被搁置或者Wat​​er Down(因为某人失势以及资金被股市套牢),天晓得。香港有些傻瓜高官和政客,为了向祖国示忠,建议香港应该把握「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宝贵机遇,为国家民族的复兴作出重大贡献。或有可能埋错堆、擦错鞋,日后要自打嘴巴、后悔莫及。香港回归之后,被迫卷入中共的派系斗争,很多事情都变得难以预测。特首选举,股市楼市,首当其冲。香港股民说:开始怀念没有「沪港通」的日子。右翼的<苹果日报>甚至主张煞停「深港通」,以免港股进一步A 股化。

今次股灾,能够不受迷惑,一直保持头脑清醒,没有跟随共产党的魔笛起舞的,是洋鬼子(外国机构投资者)。A 股不被纳入MSCI ,其实救了不少人,也证明洋人眼光准确。外资在A 股高位没有追货,而是透过在港买卖的A 股ETF 趁高减持,「七七股变」之后有撤退的迹象(提示:「沪港通」余额变化),但是港汇指数没有大幅转弱,反映外资把钱留在香港,等待时机。玩股票,农业民族不敌游牧民族,外资才是真正的Smart Money 。香港股民与其听九十后少年股神以及写专栏的庄家傍友「派冧巴」(港式财经术语:提供必胜股票编号),不如观察A 股ETF 股价和单位数目、「沪港通」余额和港汇指数的变化,然后跟随洋人的方向行事。记住:行动比语言更能说明一切。香港股市,外资主导,比较理性。对外国机构投资者来说,接受中文传媒访问是浪费时间,因为他们的目标顾客不是本地散户。怕只怕港股进一步A 股化以及「小加同志」为接轨而接轨(提示:涨停板机制),洋人觉得太有「中国特色」,游戏规则对他们不利,于是分阶段撤出港股,到时候只剩下港资和中资角力,香港不再是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