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星期日

《对话》爆料!经济增长的秘密看这里!

这轮投资,与你我的生活息息相关。促投资、稳增长,还有哪些大招可出?7月19日晚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国家投资大手笔》为你解读“三大招”。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中国经济二季度的经济数据,外贸出口下滑、内需启动不顺的大背景下,增长能不能走稳,很重要的是看投资,可是投资的情况 怎么样呢?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237,13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1.4%,增速比一季度回落2.1个百分点,可以说投资下行是二季度经济增长放缓的主 要原因。
如何促投资、稳增长呢?7月19日晚财经频道《对话》邀请了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司长许昆林将为您揭秘!

大招一:农村电网改造、棚户区改造,那些“欠帐”“短板”怎么补?发改委送出11个“大礼包”,重点投资民生、公共服务领域。
许昆林:首先抓重大工程,我们有一个7631,最近还推出一个四大新的工程包,能对整个全社会的投资有一个带动的作用。
第二个就是加快中央预算类投资的下达,实际上我们在一个季度之内就把一年的投资资金下达了接近95%。
陈伟鸿:其实以前每一次国家的投资力度都特别大,火力也都挺猛,那这一次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个数字,就国家拿出多少钱来?
许昆林:政府的这个钱还是有限的,我们一年预算类的投资也就是不到5000亿,相当于全社会投资的还不到1%,所以我们这篇文章是要做的是通过这点 投资能够引领带动全社会的投资。当然中央在这方面还是下了很大决心,包括一个月前在原来不到5000亿的投资的基础上中央又增加了超过10%的中央投资。
陈伟鸿:那其实投资这副牌我们一直都在打,那么跟以往的任何一次打法相比,这一次打法有什么很明显的不同吗?
许昆林:主要还是投向一些公益的、公用的还有一些民生的领域,就是一些补短版、改善民生的领域,包括我们最近新增加的500多亿的中央投资,有 200多亿用于农村电网的改造。1998年当年开始进行农村电网改造,当时电网它叫农网,那么实际可能只是照明用的,所以农村要想改善讲生活条件,有一个 洗衣机、电冰箱的电就蹩了。就别说有些农副产品加工了,所以对农村的生活生产是极大地制约,所以当时是中央下很大决心。当年就是农网改造投了88个亿,那 么今年我们安排了82个亿,那么5月份这次增加投资以后又追加了200亿,所以这个力度是相当大。
陈伟鸿:有这么多需要投入的,但是肯定要分一个轻重缓急。
许昆林:刚才讲了中央资金或者是财政资金还是有限的,所以都要用在刀刃上,主要就是改善民生,然后改善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 本,这个效果大家每年或者甚至每个月都是新感受,可能高铁又通车了,有的高速公路都通车了,有的省可能做一个县县都通高速路了,那么现在可能大家在返乡、 探亲,就会感觉到都是当天就可以到家。所以这种变化还是非常大的。

大招二:再任性,国家的钱也是有限的。太多的公用领域需要投资肿么办?PPP模式公用领域引入社会资本。
PPP是指在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建立的一种长期合作关系,通常的模式是由社会资本承担设计、建设、运营、维护基础设施的大部分工作,并通过“使用者付费”及必要的“政府付费”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政府部门负责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价格和质量监管,以保证公共利益最大化。
PPP在1980年代起源于英国,这种模式在解决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当中的融资难和运行效率差问题的同时,也能活跃社会资本,在我国地方债务高企、政府投融资制度改革的背景下,PPP模式将成为未来新型城镇化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模式。
许昆林:前不久我去走访了几家银行,我们投资司的,我们当时6个司长都各自带队去走访了十几家。我们对接效果还是不错的,应该说各有需求,那么银行 实际上吸进来的存款得贷出去,压在手里净增加成本了,那么贷出去也要找到适合的项目,在这方面我们有优势,我们有项目的信息。那么我们给他提供这方面信 息,他可以去选择,风险可控的,那么有一定收益的,这样会使银行的钱就能够流向实体经济,我们能够起到桥梁和对接的作用。
曹远征:一方面缺钱,一方面有钱,中间有一个错配的问题,你发现基础设施都是长期的,那么银行资金都是短期的。我想这次发改委做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要 构造这个桥梁,是能让两头碰上,其实现在机制是有的,只是这两位我们都是做PPP出来的,通过PPP来协调,要让他跨越自己的短期,然后做一个长期。这样 可能是很多基础设施就会得到更好的融资安排。
陈伟鸿:在我听起来好像对于许司长来说这张牌应该打起来不太难,就意味着政府可以拿少一点的钱,然后来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共同对某一个项目进行投资。
许昆林:就是对这块领域政府就可以拿少一部分钱,把一些可能是赚不到钱的环节政府负责了,有些领域实际上有一定收益的,有一定前提,必须有一定收益,有一定现金流,所以社会资本才愿意来投。
陈伟鸿:那这副牌是你占便宜了,还是他占便宜了。
许昆林:应该是一种双赢,有社会资本的介入,政府能腾出一些资金用于更需要的领域,刚才讲农网改造,我们好多扶贫的异地搬迁,像类似这样的工程。
陈伟鸿:这些需要政府的力量。
金永祥:像在国外作PPP,医院、学校、监狱都可以做PPP,如果这个项目能够经过策划和研究,产生现金流,那这个项目就是可以做PPP的。那这个 现金流可能产生在哪儿呢?就是使用者付费,就像我们的城市自来水,城市燃气,还有就是政府付费,就是我们财政来支付。另外还可以有一些开发性的收入,你比 如说像门脸房,像我们的地铁四号线做广告,这些收入的来源如果能够支撑项目的现金流,就可以做PPP。当然如果说我们找不到现金流,那怎么办?那只能像我 们司长说的,只能由政府来投资了。
许昆林:中央一年的预算类投资不到全社会投资的1%,那么还有很多领域是需要来投的,所以只要这些领域社会资本愿意投,那我们都应该多要由社会资本来投。
陈伟鸿:您提到的社会资本包含了哪些对象?
许昆林:实际上是外资,我们内资的像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等等等等,这个项目刚才讲了有现金流,有回报,那么各种资金确实偏好不一样,银行的钱比较 短期,那么我们实际上也去跑了一些基金,像社保基金类似这种保险资金,那么这些资金是要求安全性要强一点。那么他是长期的资金,回报还相对来说不是要求特 别的高,那么这些资金要进入的话,那么他可以让你用10年、20年就比较好了。那么银行可以投更多一些竞争领域,高风险,高收益,但是这个里头风险相对低 一点,但是收益也相对低一点,因为它是公用事业。

大招三:你还在抱怨建一个项目要审批8年吗?发改委这次誓要将缩短前置审批环节“最先一公里”进行到底!
许昆林:这几年应该说这方面的改革力度是非常大的,简政放权,还有可能2013年-2014年发改委对这种企业投资项目的核准中,这种备案的目录, 坎掉了60%、70%这么一个比例,那么有些前置,原来应该属于企业的,但相关部门拿在手里不放。我们后来国家发改委联合中编办报国务院同意,坎掉了18 项,那么现在还在推的通过修订相关的法律法规,再取消20项左右,那么今后这种强制的前置,就能只保留两项办。
陈伟鸿:所以这个前置审批,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最先一公里,现在正在慢慢缩短。
许昆林:对,这是一方面。还有我们正在推像中央部委层面16个部门这种并联审批,过去是互为前置,你批完它再批它,这样下来三年多比较正常。现在就 是企业申报或者是报国家发改委,马上就简单审核以后,就发给相关部门同时再批。这样时间就是,可能原来16个部门,这种串联的,现在16个部门一并联,这 个时间就大大节约了。
陈伟鸿:我们可以利用互联网的力量,比如说在线审批有这种可能吗?
孙志城:通过互联网在线审批的问题,我们在今年年初就启动了全国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这个大项目的建设工作。在今年的6月底之前,要实现这个平 台在中央部委层面的横向互通,到今年年底之前要实现中央平台和地方政府各级平台之间的纵向贯通。通过横向互通和纵向贯通,把跟投资项目相关的各个审批部 门,审批环节都连在这张网上,实时地进行审批和监管。
许昆林:而且一个项目一个码,申报的企业你可以随时查询。
陈伟鸿:可以追踪进展。
许昆林:你在这16个部门里头谁批完了,谁还没有批完,在哪一个环节。
陈伟鸿:让我们心中有数。

许昆林:就是把我们这个审批上这个信息透明化了,然后实际上流程也标准化了,我们实际上这个监管应该规范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