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传统油企没兴趣 新疆油气投标主力军可能是煤电企业

尽管资源情况不佳、基础数据匮乏,未来也面临很大不确定性,但那些想进入油气上游淘金的企业依然热情十足。

侯瑞宁



新疆六大常规油气区块宣布招标两周以来,颇受业内外关注。不过,对此招标感兴趣的企业并非传统石油企业。

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截至目前,已有近30家企业领取了标书与资料,既包括中煤集团、华能集团这样的央企,也有代表地方央企的陕西煤业,和民企代表广汇能源。

新疆区块招标是中国常规油气勘查区块第一次实现公开招标,意味着向“三桶油”以外的企业开放上游市场,具有标志性意义。

 “对此次招标感兴趣的企业为非传统石油企业。”某电力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购买标书的多为煤炭、电力企业,有意进入油气行业的民营企业,和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折戟的企业。

上述人士表示,其所在公司已经在准备投标的相关事宜。“传统的石油企业肯定不会感兴趣。”

与企业和资本的热烈响应不同,业内人士对此态度谨慎。招标的新疆六大油气区块,地质情况复杂,民企缺乏技术与人才,“开放了不等于一定能赚钱。”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此次招标出让的6个油气勘查区块,总面积约为1.5万平方公里,包括新疆布尔津盆地布尔津地区、塔城盆地裕民地区,伊犁盆地巩留地区、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区、喀什疏勒地区,敦煌盆地罗布泊东南地区。

“这些区块均为中石油、中石化退出区块。”新疆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勘查处工作人员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上述区块并非全部都进行过勘探作业,大部分区块只是做了一些前期工作。

这些区块所在的盆地位置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各油气区块的‘边角料’,位于盆地的区块的边沿,地层不够完整。”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张抗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一些区块已被中石油和中石化“啃”了很多年。“虽然勘探阶段都有油气显示,但几十年来没有打出可量产的油气田。”张抗表示,伊犁盆地巩留区块的油气资源可能更为匮乏。该地区距离伊犁盆地中心较远,且位于盆地边缘的一个三角形地带,靠近山谷。“这个地方即便有油,也是强弩之末。”

塔里木盆地喀什疏勒地区的资源最不被看好。该地区不仅位于盆地边缘,而且油藏深度均超过5000米。张抗介绍,中石化在这一地区的一口勘探井深度达到1.2万米。油藏深意味着钻井成本高,打一口5000米的钻井需要1亿元。随着深度的不断增加,成本将呈指数倍增。

此次新疆常规区块的放开,让业内人士不约而同地想起第二轮页岩气招标。

在2011年第一轮页岩气火热招标之后,第二轮招标在2012年举行。150多家企业购买标书,83家企业投标,其中民企占到1/3。最后中标的企业除了两家民企之外,其他17家均为具有国企或者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华电系成为最大赢家,中标5个区块。颇令人感意外的是,中国四大石油企业(“三桶油”和中化集团)无一中标。

如今距离第二次页岩气招标的3年勘探期限仅剩下不足半年时间,各方进展不尽人意。仅有北京泰坦通源天然气技术公司(下称泰坦通源)在去年发布公告称,中标的贵州页岩气区块,已结束二维地震勘探工程野外采集工作,进入资料处理、解释阶段。

因为地质资料基本空白、缺乏技术与人才等方面原因,这些页岩气项目正在渐渐冷却,第三轮页岩气招标也迟迟未能成行。

界面新闻记者分别致电宏华集团、泰坦通源及北京派特罗尔油田服务公司,这3家从事油田服务的民企持类似观点,新疆油气区块的公开招标对民企蕴含机会,但是会不会投标,“目前说不好”。

除了开放区块资源禀赋自身的问题之外,中标企业如何获得更有价值的资料数据,是提高勘探效率的关键一步。

地质工作的重要成果就是地质资料,是后来者开展地质工作的重要基础,具有形成成本高、应用范围广、可重复利用等特点。

实现地质资料共享可以避免重复工作和投资,提高工作效率和效益。各国都十分重视地质资料管理与服务工作,美国政府明确规定,地质工作项目形成的地质资料须向国家汇交,并且应当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

上述电力公司内部人员表示,拿到的资料包由国土资源部整理后提供,数据较为简单。“整理资料的人对于地质情况并不完全掌握,更完善的资料在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档案馆。”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中国在13年前就有了汇交油气资源资料的相关规定。2002年,国务院令颁布《地质资料管理条例》,随后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建立了地质资料汇交监管平台,于2012年3月投入使用。2003年国土资源部颁布实施了《地质资料管理条例实施办法》,明确规定国土资源部可以委托有关地质资料保管单位保管石油、天然气、煤层气、放射性矿产、海洋原始和实物地质资料。

直到2009年,国土资源部出台了《关于开展油气等原始和实物地质资料委托保管工作的通知》,亮点在于:目录统一汇交、资料分散保管、信息共享利用。

委托保管通知之后,符合条件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所辖油田分公司建立了较完善的地质资料管理和服务体系,设立油田分公司档案馆或资料中心。大庆油田、广州海洋局等35个单位,成为国土资源部油气等地质资料受托单位。国土资源部提出,可通过建立必要的收费制度,调动委托保管单位的积极性。

有着良好初衷的委托保管在实际操作中,却造成了地质资料的相互封锁。如果要从中石油和中石化公司手里购买这些资料,需要付出巨额资金。

“购买资料的费用就是区块参数井的成本价。”上述电力公司内部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一口参数井的成本至少在百万元以上。

民企的资金、技术、人才储备,都不能和“三桶油”同日而语。油气作为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高回报也意味着高风险,“一口井打下去如果是干井,5000万元就打了水漂。”一位业内人士说。

对于渴望进入中国油气上游的非传统石油企业而言,尽管资源情况不尽人意、基础资料匮乏、面临很大不确定性,但却无法熄灭他们对此次新疆区块招标的热情。

上述某电力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公司要实现更好转型与发展,扩大天然气发电比例,如果没有自己的油气区块,就会处处受制于油气企业。尽管此轮招标区块的资源条件并不好,“但是我们现在想干好这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