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4日星期二

不服来战!北京已丢掉对美国幻想

  未及第48届东盟外长会议开幕,先行抵达新加坡访问的中国外长王毅便早早抛出了中国之于南海问题的最新立场。“中方不接受任何蓄意炒作、挑动对立和无端抹黑的做法,不接受貌似公正、实为双重标准的所谓倡议”,这样一言虽未明确提及任何国家的名字,但其中意指却不无明显,美国已经成为公认的被点名对象。
  事实上,围绕南海问题解决,近段时间以来北京方面已不止一次严词拒绝美方倡议。无论是今年5月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面对克里“敦促中国采取行动,与各方一起帮助缓解紧张局势,并增加通过外交方式解决问题的希望”,王毅直接回以“中国做好了谈判准备,但它不会放弃这些建设工作,并表示这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中方一贯主张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依据国际法,通过直接当事国的协商谈判,以和平和外交手段寻求妥善解决,这是中方的既定政策,今后也不会改变”。还是2014年7、8月间美国频提冻结南海行动,均遭到中国强硬推回。
  如果说,此前华府方面明确表态对所有当事国一视同仁、应全部停止南海建设活动,尚能让外界遐想,中美围绕南海问题展开的较量是否有了一丝转圜之机?今天,北京再三强势拒绝美国倡议,中国南海军演更是恰值东盟外长峰会召开这一敏感时刻高调上演。北京方面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其实已经益显,在相当程度上其早已丢掉对美国的幻想,并开始对外宣示:不服来战!
   华府频失公允 北京弃幻想
  南海问题从产生到扩大历经了几个阶段,虽然每个阶段都面临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调整,但不变的永远都是美国步步升级、不断介入这一问题的态度。20世纪 50、60年代,南海问题伊始,从南海问题的本质来看,这无疑是中国与菲律宾、越南、印尼、马来西亚,还有文莱这五个国家的主权之争。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的较量也好、对话也罢,基本上都居于双边层次。即便东南亚国家有意将这一问题放在多边舞台进行讨论,但总体而言这仍是双边的主权之争。而在这一时期,美国主要充当了“旁观者”的角色,但正因为其抛出了南海诸岛的“主权未定论”,给南越、菲律宾等美盟国预留了填补日本留下的实际控制真空的机会。
  尔后,美国在南海问题中的角色有所调整,从两方均不予支持的“中立者”,到试图在南海问题中充当“制衡者”,“调停”南海争端,美国更向前走进了一步。只不过,这样一种必须以自身实力为基础才能够承担其的“制衡者”角色,显然并不可能持续扮演下去。在国际社会普遍视美国渐入“后霸权时代”后,其正在努力尝试自己塑造成南海争端“仲裁者”。而自一年前对中国在南海的“填海造陆”表达关切后,美国又开始不满足于完全超脱于南海问题之外,逐渐将工作重心由外交施压逐渐转向军事强硬,积极筹划介入和干预南海争端。当前,鉴于多次施压未果或提议失败后,美国在南海“不选边站”的中立立场已经发生变化,转向实际性质的“选边站”。
  

  美菲南海联合军演

  从“旁观者”到“中立者”、“制衡者”、“仲裁者”,再到现在的“选边者”,尽管美国一直以秉持公正的正义使者身份频频亮相南海问题角力场,但之于其貌似公允实则偏颇的“倡议”,中国其实早已有了清醒的认识,并已充分了解美国无法以公正化、剥离化地视角来看待南海问题。与此同时,当前美国在这样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更是令北京不得不引以为重视。
  并且,虽然不久前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仍在坚称,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地单方面改变南海现状,是用于军事目的,对海洋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并且拒绝外交和国际仲裁等方面的努力。但观,包括美国防部发言人威胁,美军侦察机和舰艇并未进入南海人工岛屿周围12海里以内的范围,但“这可能是下一步”。以及在中方连续警告后,美国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iel Russel)曾强硬回应,美国的侦察飞行是“完全适当的”,而且美国海军和军机要把侦查“进行到底”。乃至于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高调搭乘P-8A反潜侦察机巡视南海。如此咄咄逼人地拱火举动,已将美国试图把南海问题推向国际化、军事化的目的暴露无遗。之于美国调停南海争端,中国必须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
   中国温和转强硬
  相较于以严词力拒美国倡议,中国近来在实际行动层面则表现地更为坚决,其中特别是以近期南海举行的一系列军演表现得尤为明显。
  中国海军7月22日起连续10天在南海进行军事训练,7月28日下午更是进行了一场令世界都尤其关注的实兵对抗演练。有消息显示,此次演练属于战役级的联合作战演习,共出动一百多艘舰艇、数十架飞机和部分信息作战兵力,以及第二炮兵数个导弹发射营、广州军区部分电子对抗兵力。参演部队包括海军水面舰艇部队、潜艇部队、海军航空兵、广州军区电子对抗部队、第二炮兵导弹旅。演习先后进行了多波次实弹攻防,实射各型导弹、鱼雷战雷数十枚,发射各类炮弹、干扰弹等数千发,接近一场中等规模海空战的弹药消耗量。另外,此次演习不仅区域规模空前,包括海域、空域、地域,比以往实兵实弹演习要大。甚至有军事观察人士指出,目前来看,在南海地区可能爆发的武装冲突或低烈度的战争,大都不会超过此次演习的规模,此次中国军方在南海的大规模军演甚至超过30多年前的英军远征马岛。
  虽然中国国防部方面于7月30日对外回应称,这仅是一次例行军演。中国官媒更是强调,军演的目的在于检测海军的空中防御和早期预警系统,提升中国海军基于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但“潜艇航母一起打”所要震慑目标,显然不只是一个虚幻的敌人,用来恫吓其他南海争端方更是着实显得有些小题大做。基于此,本次军演针对的目标、对象其实已经非常明显,全球范围内或许只有美国,才真正值得北京如此“大动干戈”。
  近段时间以来,美国有意支持越菲等国,不止步于口头声援,更从派遣军机飞越中国岛礁上空、增加在南海的巡逻力度并扩大范围,提出美菲两军之间展开更具体的军事合,乃至于尽快落实美国在菲驻军,都采取了为具体的切实行动,为菲越等国站台。另外,美国国防部主管南亚及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希尔莱特(Amy Searight)称,华盛顿欢迎欧盟有关南海领土争议应以和平方式解决以及应尊重国际法的呼吁。尽管,菲越等国在很大程度上更像是“扶不起的阿斗”,而欧盟则当面回绝了美国的“邀请”。不过,真正令北京方面担忧的或还在于,美国诚邀日本加入南海纷争逐渐得到了回应。
  当地时间7月29 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Abe Shinzo)在当天召开的参议院特别委员会上就行使集体自卫权参与南海扫雷一事发表意见称,“若满足‘武力行使三条件’,则会采取应对措施”。一旦日本真正介入南海问题将彻底改变已经愈发复杂的地区局势,使中国陷入更大的不利。这更让中国不得不防,并在相当意义上迫使中国今天必须一转往日的温和面孔,开始寻求加固军事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