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令完成案谈判秘密转公开 习访美被搅局


  随着中美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访美的筹备接近尾声,一则关于“令计划胞弟令完成潜逃美国”的消息被美国官员(通过媒体)曝光。由于奥巴马政府同意遣返令完成之前,令完成有可能“叛变”寻求政治庇护,故可以姑且将其称为“令完成事件”。
  8月3日,《纽约时报》报道,“被双规”的中国前统战部部长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已潜逃至美国,并有可能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产权记录显示,令完成在内华达山脉脚下拥有一座面积约合725平方米的住宅,他之前从一名专业篮球运动员那里以250万美元(约合1,55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之买下。

  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Josh Ernest)8月3日表示,据他所了解,北京方面没有提出关于遣返令完成的要求,但他表示会就此更深入地了解。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托纳(Mark Toner)当日并未直接回答记者有关令完成案件的提问,但他强调,美方定期都会同中方就彼此关心的执法事务展开接触,这些事务包括潜逃人员及反腐败问题。美国通过中美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接触中方。托纳再次强调,中方有义务向美方提供清楚、重要、有说服力和可信的证据,以便美方执法部门展开调查、移送及起诉潜逃者。

  自从令案东窗事发,就有媒体报道令完成逃至美国的报道,此次是纽报独家证实。从它的爆料可以看出,中方已经就遣返令完成和美方进行了数月谈判。也就是说,这种谈判贯穿双方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访美的筹备过程。而从中共纪委书记王岐山最终取消访美可以看出,双方这种谈判起初并不怎么顺利。
  现在,距离习近平9月末访问美国(以及联合国)还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中美的筹备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即便如此,中美在筹备谈判中依然在向彼此提要求。或许是为了缓和国内要求对中国强硬的压力,增加中美谈判的砝码,奥巴马政府改变此前想法,决定对中国实施网络报复。而遣返令完成的谈判,则使得美方在习近平访美之际更多地提要求。

  中美没有引渡协议。但按照美国国务院此前的说法,即便没有签署引渡协议,美方也可以将潜逃人员通过移民程序等方式交给对方国家。比如,美俄之间也没有引渡协议,但通过移民等程序彼此有过成功遣返的例子,只是期间会经历很多波折。

  按照美方程序,引渡令完成大致需要以下程序:中方首先要通过外交渠道向美国国务院或通过国务院提出引渡要求;美国国务院随后和美国司法部一同协作,研究中方引渡令完成的请求是否符合美方要求及双方签署的相关条约或协定;美国司法部随后将请求递交至美国法院,由法院决定此人是否可以遣返;当这些司法程序完成后,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才会作出最终决定。按照以往引渡案例,美方经常将人权或被遣返者能否得到公平审判当作拒绝遣返的理由。

  如果通过移民程序走,美国国土安全部将扮演重要角色。该部部长约翰逊(Jeh Johnson)今年4月曾访问北京,和中方达成协议。依据协议,美国可以遣返目前需要被驱逐出境的数以万计的中国人,他们当中有些人身处美国拘留机构。作为回报,美国将帮助中国追捕逃到美国的富有逃犯,这些人有可能也违反了美国的一些法律。关于令完成,托纳8月3日称,自己尚未发现令完成有违反美国法律的嫌疑,这是中情局等机构的工作范畴。

  白宫说没有收到中方要求遣返令完成的请求,从这一点至少可以看出,奥巴马政府不希望在公开场合将此事闹大。但从美方官员将中美对遣返令完成的谈判由秘密转向公开,可以看出,奥巴马高层还是希望能够从这种谈判中获取点好处的。

  在奥巴马任内,中美已经经历过“王立军事件”和“陈光诚事件”。这些事件都在特定时期为中美高层带来了不小的外交麻烦。其中,王立军一度还被奥巴马高层视为握有中共机密的重要资产。对于令完成,虽然他在中国面临的是涉及经济和商业的犯罪,但美国官员则将其视为潜在“资产”。纽报说,令完成(借助其兄的地位和自己积累的财富)在中共精英当中游走,很有可能掌握着涉及习近平及其亲信的令人不安的信息。如果令完成真的申请政治庇护,这将是中美外交史上具有一定分量的“叛逃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令完成事件”不光会影响习近平访美的最后筹备,还有可能影响此次访问的整体感觉和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