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林行止:初生之犊不知熊

一、

内地「暴力救市」至今近月,西方传媒,不知是后知后觉还是错愕得一时想不通,比较有深度的评论最近几天才密集出现,不过,这些论者,即使其名甚着,亦鲜有什么见人所未见的论断,大名鼎鼎挟诺奖得主盛誉的经济学家克鲁明,去周五在《纽约时报》的专栏,除「数白榄」式归纳一些已过时效的经济数据及「救市」手法,并以中国领导人在处理「股灾」上「蒙查查」(They have no clue what they're doing)的结论,响应了〈中国领导人江郎才尽〉(China's Naked Emperors)的文题,却未能点出问题所在,是为「美」中不足。在处理「股灾」及其他经济问题上,中国领导层完全漠视利伯维尔场的游戏规则及「兽性冲动」的市场心理。简而言之,他们坚信行政命令足以扭转人性,而他们因为大权独揽多年衍生了「一言而为天下法」的情意结,断然没有想到股民尤其是「大妈股蚁」(其实更多是「股市红卫兵」,详见下文)竟敢在投资上采取「逆上意」的行动,才使其出手凌厉的救市手法,无法收震慑股民的效应。笔者要强调的是,如果当局不认真检讨以行政指令指挥市场的教条,见大市升不起来,再出重手干预市场,股市走势必有随上意舞动(上升、下降或牛皮)的一日,但股市免不了成为一潭功能尽失的死水!

李克强总理认为股市大升后急挫(虽然幅度远远小于升幅)是股票供过于求引致,因此,他的「暴力救市」主要手段是拨款购进股票(及禁止有关人等卖股),如此做法,与西方上市企业回购本公司股票(Share Buybacks)无异……。如果这趟「救市」不由中央下令相关部门出手,改由上市国企有序地从市面吸纳本公司的股票,后果会大为不同﹔股民知悉最了解公司运作及内情的管理层回购,肯定有公司前景与业绩皆不错的联想,因而「惜售」甚至「抢购」,立竿见影效果是股价进而大市可能稳定下来甚且掉头回升﹔即使事与愿违,股价依然「下行不止」,亦是错在市场而与政府无涉。事实上,以美国为例,宣布出资回购本公司股票的企业,不一定会令股价起死回生,重工业设备蓝筹Caterpillar便是一例,去年该公司斥资四十二亿元(美元.下同)回购,平均购入价在一一○元水平,但现价于八十元以下徘徊……﹔纽约有专门追随回购企业的基金(购进宣布回购企业的股票)「回购组合ETF」(PowerShares Buyback Achievers Portfolio ETF〔PKW〕),成绩「跑输大市」,因为十大回购企业的平均股价过去十年跌去百分之六,同期标准普尔指数不跌反升百分之二点四!

企业回购股票的表现比大市差,说明了股民比企业管理层精明。在西方股市,面对这种市况,股民只能自怨自艾,自认倒霉,但在内地,假如也有回购这回事,持有这些股票的股民,会把一股怨气倾注在管理层上,纾解这种「矛盾」,领导人(部门首长或董事局)为平民怨,可于适当时候换人,如此做法,应该没有什么不良后遗症。如今国务院下令有关部会(包括警方)「暴力救市」而股市「吾行吾素」,国务院真的赔了夫人(金钱)又折兵(威信)。当然,「夫人」有一天会回夫家(股价迟早回扬),但损兵折将即政府的权威则无法挽回。真是何苦来哉。

事实上,以北京政府金权军权警权一把抓的强势,要操控股市,虽不是易如反掌,却非绝对做不到,只要有序地进行,有形之手的威力,在内地这样的政经环境下,肯定可发挥市场无法抵挡的威力,比方说,北京可以有计划地培植若干体积庞大的上市国营企业,让其股票市值占较高的市场总市值比率(如南韩三星市值长期占百分之十五至二十的股市总市值,其升沉因而左右股市走势)﹔内地有数大对股市举足轻重的国企,绝非不正常,如此国家便能以有形之手「微调」股市至北京乐见的水平。这种做法,只要不粗暴进行,还能予人以是无形之手之力的虚假印象。北京拥有的权柄太大了,意味内地没有政府不能操控自如的物事,只是,如此一来,有中国特色的内地股市便无法吸引海外长期投资者入场!

二、

说来有点不可思议,据去周《经济学人》报道,导致内地股市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竟然是一班「八十后」股民!今年首季(第二季数据未公布)登记买卖股票的有八百多万户,其中百分之六十二为笔者称之为「股市红卫兵」的青年人。由于经历过二○○七─○八年的大熊市,「上年纪」的比如五十五岁以上的股民,都知道跌市势不可挡而慎于入市,初生之犊不知「熊」(当然亦不怕「熊」 ),当前这场暴升急挫的炒市,主要动力来自经济条件比先辈优越(有较多可自由支配的资金)同时因受物质诱因刺激而急于实时致富的年轻一代﹔同样由于缺乏考验,年轻人在市场(不管升跌市)有所得,自我感觉良好之余,还会培养出「有办法准确测市」的自信。和香港以至西方股市一样,当股民大有斩获时,不少人便会以「投资专家」自居。从统计数据看,内地「股市红卫兵」八成拥有大专院校学位,但中环人皆知,教育程度高下与投资赢亏两不相干(不然,博士后岂非都是股市常胜军?!)﹔然而,即使内地「股市红卫兵」读饱书,他们当中有四至五成人买卖股票不经大脑(不读有关经济数据或研究报告)而听信财经演员之言或友朋的介绍。这些擅长使用网络令买卖股票极之简易方便的一代,是内地股市交投的主力和生力军。

由于没有经历熊市的惨痛经验(不曾有过亏蚀累累的切肤之痛),基本上缺乏防范风险意识,「股市红卫兵」因而对「做仓」毫无惧色﹔他们的「勇气」(也许可说赚大钱发大财的野心)因为在线「点对点」(Peer to Peer)贷借的方便而得以任意发挥,那正是形成内地股票按揭比率惊人地高导致股市急升骤降的底因。

文化大革命时期,响应最高领袖的号召,以百万计的内地青年成为大搞破坏令人闻风丧胆的「红卫兵」﹔今天,同样受领导人及「官媒」看好股市(基于人人入市股市上升产生的「财富效应」会刺激消费进而带旺经济以保目标GDP的经济学常理)言文所鼓动,年轻一代奋不顾身倾家甚至借贷入市……。当大市走势不如人意为走避不及的股民带来损失时,有担当的当局知道责无旁贷,遂出重手救市。可惜,由于准备工夫不足,竟然无法收预期效果。以中央政府的强且有力,大市不听指挥,应该完全不在领导人估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