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日星期日

若人民币纳入IMF储备货币失败 中国将用B计划 

 
任何密切关注中国股市走向的人都会发现,股市近期的大幅波动可能令未来面临一项挑战:本土金融市场大幅波动将对人民币国际化构成威胁。如今已经处于糟糕的情形之下,因为在未来数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将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其特殊提款权(SDR)一揽子货币中。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而IMF自身也对此十分支持。

  与美国1929年股灾类似,中国股市将改变现有的这种微妙的平衡。在主流宏观经济学理论中,中国解决其金融过度不平衡的唯一途径就是让人民币对其他SDR货币贬值,但这对人民币国际化而言并非是个很好的开端。在美国怂恿下,IMF有可能会被迫延迟对人民币纳入SDR的决定,再度评估需等到2020年。对于中国力求坐上IMF首席而言,这将是个糟糕的结局。

  把人民币纳入SDR这个议题吸引了很多关注和炒作。还有一个相关的问题是值得好好考虑的。如果人民币被纳入,其所占比重该是多少?该比重是出口份额的反映,并作为储备货币。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国,而其占全球储备份额却是微乎其微。

  单纯按出口计,人民币的权重可能非常显著。粗略估计可能在12%-15%之间。一旦决定纳入人民币,接下来的谈判很可能会关注在其权重上,从理论上讲,这可能会分阶段的进行。

  抛开SDR成员资格对中国外汇储备意味着什么,其储备额已远远超过了经济所需。因此,讨论中国成为储备货币及纳入SDR后可能降低中国对外汇储备的需求等议题看起来不达重点。以及人民币纳入SDR会降低中国对美国国债的需求也不是重点要关注的。

  毫无疑问,中国央行在近期宣布仅仅只将黄金储备增持600吨的消息是在希望人民币被纳入SDR的背景下作出的。如果IMF拒绝了中国的申请,那么中国将会把重点转向黄金。

  如果A计划失败,中国将启用B计划。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还有很多并未对外公布的黄金。中国储存黄金还得追溯至1983年。西方分析师可能并不清楚中国从 20世纪末就开始积累黄金,当时西方抛售了大量黄金。同时,凭借巨额的贸易顺差,大规模的资本流入中国。因此,正如笔者在去年10月预测的那样,在 2002年中国对黄金的储备就增至2万吨。

  中国已经将黄金视为终极货币。执行B计划的时机已经成熟,因为较高的黄金价格可以让其实现比加入SDR更大的收益。在没有货币干预的情况下,这也有助于降低以黄金来计价的中国债务水平。同时还可以提升民众的财富水平。简而言之,在当前经济发展遭受威胁时,上述措施将备受普通民众的欢迎。

  这势必很有诱惑力。西方资本市场效应将十分有意思,因为实物黄金不断下降,留下来的是还未偿付的黄金债务。毕竟,如同中国一句古老的谚语: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